中文 / English
2015文化科技创新论坛(CTIS2015) - 论坛嘉宾
论坛简介
论坛嘉宾
媒体关注
2015文化科技创新论坛之主题二“创客运动与社会变革” 2015-11-25 19:59

11月14日,由深圳市委宣传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政府、深圳大学主办,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深圳大学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筹)与深圳市南山区文化产业发展办公室承办的“2015文化科技创新论坛”在深圳举行。在论坛开幕式上,深圳大学副校长、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筹)主任李凤亮教授、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副司长李蔚女士和深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吴忠先生先后致辞。本届论坛以“开源创新背景下的文化科技融合”为主题,精心设计成“协同创新与未来发展”、“创客经济与社会变革”、“开源创新与公共文化”、“创客与创新管理”四个单元,与会专家就相关议题展开了热烈对话,对时下最热的“创客”模式、开源背景下文化与科技的融合、文化新兴业态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浪潮下如何培育以及商业模式的创新建言献策。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教授

在第二个主题“创客运动与社会变革”中,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教授担任主持人。魏鹏举教授认为主题具有非常强烈的实践性,对创客发展和社会变革做的一个系统性考察

北京创客空间联合创始人、CEO王盛林先生

北京创客空间联合创始人、CEO王盛林先生演讲提出,现在思考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把大众创业和产业创新联合起来王盛林先生认为,整个社会机构就是由大的产业公司组成的设想一下未来五年社会的结构,如何理解未来创客运动跟整个社会产业变革的状态。先生认为文化、科技、艺术永远不是互相隔离的。比如达芬奇,他是一个建筑架、艺术家,也是一个接解剖学家。王盛林先生也提到自己觉得踢足球很有意思,但是真正喜欢足球是因为有曼联、有英超的林赛,因为有这些大型的活动,整个足球的体系也是多元化的创客空间很像足球俱乐部,在公园、在小区都可以有足球俱乐部,有专门的学校,这都是属于创客空间,比如有专门的踢队,有专门的联赛,针对不同的人群、不同的阶层,像足球一样有自己不同的体系,但是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核心问题。很多看世界杯的人几乎不踢球,但是他们都会去尖叫,这就是一种文化运动。在硅谷可以看到很多做生命科学的,15年、20年之后人会不会就会变老呢?未来人们面临的文化将更加多样,像从11世纪进入到开化的时代。在那个时候,科技和文化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香港理工大学赛马会创新设计院总监叶长安先生

香港理工大学赛马会创新设计院总监叶长安先生认为创新不仅仅只是技术创新,同时还有社会创新,并结合亲身经验表明创客不仅在适应社会的变革,也在引领社会的变革。其中举例提到,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可以做创客经验中心。叶长安先生强调,他们办的不是一次性的活动,而是要确保这个活动如何持续下去,让更多的人群了解。当然他们也作了很多的设计,这个设计是现在香港正在做的。他们在2009年跟当地的小学生合作,把一些废弃的工作区作为教育新区,他们一起作了一小片沙滩,看上去非常可爱,通过对空间的使用使其成为创新文化的中心。人们所做的一些创新工作不仅可以是在线的,而且也可以在每一个人们实实在在的生活当中。

3W咖啡市场总监、3W基金投后市场总监兰臻先生

3W咖啡市场总监、3W基金投后市场总监兰臻先生分享了3W咖啡的故事。他讲述了3W是如何只用了短短的不到五年的时间从当初小小的咖啡馆,到今天在全国有七个门店以及建立了完整的创业孵化生态系统的过程,他的亲身经历生动地反映了全民创业的创客时代、创客运动当中一些成功者是如何一路走来的。兰臻先生提到,在阿里创造这样一个神话般数字的背后,人们看到是什么场景?阿里巴巴集团总部在“双11”期间整夜通宵达旦,里面有成箱成箱的红牛,在办公室搭建了行军床,在这互联网公司里面其实是一个常态,人们看到的数字背后其实是无数人透支的青春,淘宝、阿里巴巴已经是一个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的巨头,但是今天依然像创业初期一样在开展自己的工作。

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负责人李诺夫先生

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负责人李诺夫先生与我们分享了华强北的昨天与今天,认为“华强北是最草根的一个地方,也非常有战斗力”,并为创客们解决供应链问题提出了六种方法。第一要打通上下游的全产业链,从创意、设计、元器件、PCB板、监测、小批量试产。第二是坚持O20,也就是线上线下的结合第三解决消费者的三板斧,分别是个人的提升资源以及资本第四,帮创业者梳理这四样东西:产品线、技术线、人才线和融资线,这些都要把握好方向和方法。第五,做好“5流:人才流、项目流、资金流、信息流、信息流第六联合六种类型的机构,分别是交流型、交易型、展示型、设计型、创投型空间型,这六个群之间是一个生态

主持人魏鹏举教授提到,当三、四年之前大家都在对山寨口诛笔伐的时候,他在力挺山寨。因为他认为,山寨其实是体制边缘的一种创新活力,当然有负面的地方,比如产品的山寨,但是文化方面是创新的。当“山寨春晚”出来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的春晚就被边缘化了。

清华大学创客教育实验室Co- Director、 《现代教育技术》编辑部主任宋述强先生

清华大学创客教育实验室Co- Director、 《现代教育技术》编辑部主任宋述强先生希望社会上的创客可以纳入到学校里面来,人们可以进行跨界的互动,生成资源。在创客空间生态里面,现在是以问题为中心,如果把教师的“教”当做是黑色的部分,那么学生的“学”就是里面白色的部分。宋述强先生提出要重视创客课程跟活动背后各种活动和思维的培养很多的创客空间创客活动的课程都做非常热闹以及有展示度,但是背后思维层面的提升还是不太令人满意,从教育的角度应该特别强调这样几种能力的培养:批判思维、设计思维、计算思维和可视化表达。宋述强先生认为,在中国的文化情景里面,人们可能欠缺一种家庭创客文化的培育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看到以家庭为单位的创客联盟空间的成立

中国青少年创客教育联盟发起人、中国教育报环球科教部主编黄蔚先生

中国青少年创客教育联盟发起人、中国教育报环球科教部主编黄蔚先生提出创客教育是经验学习而不是知识学习,主要是传授如何做某件事情的经验,学习如何创造的过程,而不是书本上的那些用来考试的东西。对于为什么要实施创客教育,可以从个体发展层面、课程改革层面、教育变革层面、国家战略层面这四个层面来进行说明。第一,个体发展层面,创客教育能够更好的解放孩子的天性,给他们更多的动手操作、职业探索与发展的空间与条件。第二,课程改革层面,有助于解决传统教育面临的课程内容陈旧、与社会实践脱节等问题,从而带动整个课程体系的有效进行。第三,教育变革层面,重塑教育的方法和路径,打造无处不在的创客空间,最终重构整个教育生态,给教育带来颠覆性的变化。第四,国家战略层面,服务国家创新事业发展培养科技创新,为创新型国家建设提供人才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