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学者观点
李凤亮:文化科技的深度融合亟需创新生态的构建 2016-12-19 11:00

“文化科技的深度融合亟需创新生态的构建”

——访南方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李凤亮教授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骆瑜


2016文化科技创新论坛(CTIS2016”取得较大反响,本报记者为此专访南方科技大学副书记、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李凤亮教授,就当前文化科技融合与创新生态构建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深圳走在文化科技融合与创新生态构建的前列

 

骆瑜这次“文化科技创新论坛”的主体是“文化科技融合与创新生态构建”,这个主体是如何被确定的?

李凤亮:“文化科技创新论坛”已经连续举办了,今年是第五届,每年都要确定一个议题,我们探讨过品牌的问题,今为这个论坛的题目商量了很长时间,最后挑选了文化科技融合与创新生态构建这一题,我们觉得制约和影响文化科技融合的因素很多,但创新生态的构建是其中非常关键也更为系统的一个因素,换句话讲,今天我们讨论文化科技融合,应该有更加深入,更为系统,更加前瞻的视角。创新生态构建为文化科技融合确立了一个新的时代增长点,而这一点上,作为“文化+科技”融合模式先发地区的深圳市是做的比较好的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会议,把深圳的一些经验介绍给大家,也请国内外专家为今后深圳文化科技的进一步融合与创新生态的构建把脉,提供智力支持。

 

骆瑜:您可否介绍一下近年来深圳在这方面所取得的一些经验呢?

 

李凤亮:近年来因为工作和讲学的需要,我去一些城市开会的时候发现很多城市非常在意自己是不是“文化科技示范基地”,深圳是国家第一批文化科技示范基地,形成了一批新业态。特别是全国涌现的一大批文化科技领军企业,中很多都是来自深圳,昨天我们邀请一些与会的学者参观文化科技融合样板企业雅昌集团,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之一。最开始,雅昌是一家以印刷为主业的公司,而现在印刷只是雅昌集团的一个基本业态。今天雅昌多额印刷已完全科技化、互联网化、跨界化。近年来,他们通过“互联网+”发展了很多新的业态与载体,成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像这样的企业,深圳还有很多,腾讯、华强、易尚展示都是这方面的成功代表。


“文化自觉”与“科技觉”应并驾齐驱

 

骆瑜:如您所说,深圳在文化科技融合与创新生态构建上确实走在了全国的前列,除了经验之外,您是否可以谈谈当中的不足之处呢?

 

李凤亮:这些年来文化科技融合发展确实也暴露了出了很多不足之处,我认为文化科技融合的广度、高度、深度、跨度仍然欠缺。比如我们文化科技融合的广度还不行,很多文化企业还没有意识到科技的重要性。我们处于一个真正的“互联网+”的时代,它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也改变了文化生产、传播和消费方式。互联网不仅技术更加成熟,应用更加便捷,而且其广泛的渗透性、参与性、跨界性成为推动文化创意产业跨界融合的最重要因素。互联网技术开创了文化创意产业新格局,使文化创意产业具有跨地性生产、跨时空传播、跨媒介消费、跨界型业态、跨领域投资的新特点,促进了一大批新兴产品、企业和产业的发展。

我经常讲,今天科技企业的文化自觉,是高于文化企业的科技自觉,很多文化企业科技含量、科技自觉没有提升到一定的程度,最后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我看到了太多传统的文化业态的消亡。再一个就是高校确实没有在当中完全发挥起应有的作用。我在高校工作很多年,我非常明显的感觉到,高校在基础研发与应用研发的对接层面,确实跟社会的具体需求有一些落差,高校的优势没有充分释放出来,至少在深圳来讲没有得到很大的释放。高校整个国家创新体系当中处于一个较为弱势的地位,我们国家许多创新的工作企业来完成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应该打破自我的限制,让不同的创新主体在协同创新的链条当中发挥各自应有的作用。

 

骆瑜:您提到了“文化自觉”与“科技自觉”这个问题,可否展开来谈谈

 

李凤亮:我觉得在文化科技融合当中研发要素特别关键我们到了研发的主体、研发环境和研发重点,过去抢到比较多的是科技研究。实际上,在在文化科技的融合当中对文化方面的研发,目前还是比较薄弱、比较缺失的大家看到现在文化引领企业都是从科技企业转化而来的。我不是说文化要关起门来做研发,而是应该思考如何借助互联网的平台和新的技术来提升我们文化创意。好莱坞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再利用新兴技术推动电影产业的发展方面,好莱坞一直走在前列,3D电影的迅速扩张就是一个例证。

前面我提到了很多企业的科技自觉没有提升到一定程度,最后消亡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很多成功的企业在“文化自觉”层面重视不够。有的企业规模较大,现在看起来也比较成功,但是对于文化的研发却比较薄弱,只是单纯重视技术的提升。作为文化科技融合型企业来说,这是缺乏后劲的。因此,在今天互联网+”的背景,文化科技的融合是一个非常迫切的需求,因此对于企业来说,既要有“文化自觉”,也要有“科技自觉”,要实现真正意义上文化与科技的深度融合。

 

 确权与人才是文化科技融合的重要因素

 

骆瑜:您认为,在文化科技的融合当中,最重要的因素有哪些?

 

李凤亮:通俗地说,发展文化科技融合当中,离不开钱,也就是资本。但是过去我们探讨比较多的就是文化投资的评估机制问题、确权问题与定价问题一个文化项目如何确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举个例子来说,我这几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年都会去兰州,从文化科技的常规要素来讲,兰州是不缺的,它的文化资源比深圳丰厚,大家知道中国的旅游标志“马踏飞燕”就出自甘肃武威,而且兰州也举办了文化科技周,但是它还存在一些问题。我认为,一是人口少,地方消费力较弱。二是文化金融没有充分的发展起来。兰州有很好的项目,但是往往没有“找到钱”,金融和文化信息没有完全对称。不难看出,金融要素在构建文化科技融合的创新生态当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可以综合的运用各种各样的金融手段、支持方式,并且通过政府支持、企业主导、社会参与,来促进文化科技领域中更多的资金投入。

 

骆瑜:除此之外呢?是否也有一些其他的因素同样很重要?

 

李凤亮:当然另外一个因素就是人才就目前全国的形势而言,文化科技人才的缺乏是一个制约文化科技融合与创新生态构建的大问题。我从事教育工作多年,深知目前我们国家在人才培养与人才需求上存在着对接不足、满足不够这一现实问题。以文化科技融合的人才为例,壁垒森严的高校学科设置,使得具备文化科技双重素养、能够推动促进文化科技融合的复合型人才在当下相当缺乏。

即使我们实现了完全的学分制,但是进行文化科技综合类人才的培养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大学的学科焦虑这么严重?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时候,从来没有听说过国外的教授去讨论“学科建设”这个问题,他们没有太强的学科焦虑,他们的本科生、研究生专业设置,都是根据社会需求灵活制定的,按照社会需求定向培养人才,而不像我们,很多专业受制于“学科”这个框架,导致很多亟需的专业因为没有招生权而不能出台,而很多远不适应时代要求的专业仍然继续招生,所培养的学生也无法真正地面向社会、解决迫切需要解决的时代课题。因此,人才的匮乏、培养机制的不健全,仍然是制约文化科技融合与创新生态构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瓶颈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