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冯骥才:多年来文化产业化等使我们积重难返 2013-06-27 14:25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3-06-27  来源:中国网


    2013年6月23日,在韩美林艺术馆开馆五周年暨南展区开馆之际,由白岩松主持的“民族复兴的文化担当”文化论坛在韩美林艺术馆举行,邀请了李肇星、冯骥才、郝平、濮存昕、谢维和、韩美林、白岩松等七位具有代表性的文化人物,共同探讨了中国文化在民族复兴中所呈现出的巨大生命力。
    全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先生介绍谈民族复兴应该首先聚焦“复兴”,在中国五千年的辉煌历史成就之中,复兴实际上就是重现辉煌或者再现辉煌,但再现辉煌一定不是回到过去,再现辉煌除了国力强盛和社会富足之外还应有高度的文明,“一个大腹便便的浑身流油,但是缺乏文明的社会一定是一个暴发户的社会,一个没有文明准则的,文明底线的,文明自律的社会一定是丑态百出。文明是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终极的追求。”冯骥才感慨,文明才是一个民族复兴的关键。他说一个民族的文艺复兴必须是思想充分的解放,“必须你喊出这个时代灵魂的声音,这个灵魂的渴望,还有一批人要转化成伟大的作者,千古传唱的作品,这才是一个民族的复兴。”
    基于此,冯骥才认为针对当下社会的发展需要思辨,那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带来了30年来中国社会迅速的富裕和发展,但当下也切实碰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社会的属性问题,他提问:“经济社会是不是我们唯一的社会属性?我认为我们现在确实应该思考把文明社会作为我们社会的一个目标。我们讲社会的正能量,文明是社会真正的正能量,而且文明就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真正的软实力。”
    而谈到文明和文化的关系时,冯骥才认为文化的终极目的就是文明,“我们所有做文化的事业,它的终极都是为了社会,影响社会,艺术家、作家改变不了社会,只能影响社会,只能抚慰人们的心灵,补偿社会的缺失。”当下的问题是容易把文化对象化,就如我们平时所探讨的文化该如何走出去,冯骥才认为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是文化的携带者,就如我们会通过一个普通的外国人来认识西方文化一样,所以每个人应该要具备文化的自觉。
    冯骥才谈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新时代之下的文化承载,但这也很容易成为一句空话,而讲文化自觉,应该首先是知识分子的自觉,所以知识分子应该有文化先觉,先感知文化,感知文化前沿的问题,然后把文化作为一个志愿者一样的承担起来。
    冯骥才说在讲自觉承担文化自觉的时候,还有一批人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文化人,包括艺术家和作家。所以当呼唤着民族复兴的时候,他觉得文化的复兴首当其冲,我们一方面需要很多艺术家、作家能够站出来做志愿者,承担起来。另外,文化是多方面的,“多少年来的中国教育产业化、文化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等使我们今天积重难返,所以,我们的任务是非常重的。”冯骥才以艺术家韩美林为例,谈到韩美林不仅创作了好的作品,他同时也是一个有责任的人,也是一个对国家民族有担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