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独立游戏制作:有兴趣有资源还要有商业智慧 2013-09-29 15:35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3-09-29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你看过《岛》了吗?这游戏很不错。”9月15日,在上海举办的第五届中国独立游戏节学生组展览区,来自新加坡迪吉彭理工学院的Gavin Yeo对笔者说。Gavin Yeo是新加坡迪吉彭理工学院一名大四学生。本届独立游戏节,他和他的小伙伴带了一款名叫《堕落:De mae 深渊》的PC游戏参赛。据了解,本届独立游戏节共征集到250件作品,分别来自中国、新加坡及澳大利亚等。最终,学生组比赛共有6款游戏入围最终竞赛环节。其中,中国大陆两款、中国台湾地区两款、新加坡1款、澳大利亚1款。带着对各个国家和地区游戏教育以及独立游戏制作后备力量实力了解的兴趣,笔者分别与来自新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大学生独立游戏制作团队进行了交流。

    新加坡:
    缺乏大的市场格局支撑

    所谓独立游戏制作,是相对于商业游戏制作而存在的另一种游戏制作行为。独立游戏开发者是一个游戏背后的唯一创造力量和经济力量,没有外部的发行商为独立游戏提供资金,也没有其他的实体对游戏内容进行创造性控制。
    此次独立游戏节,新加坡大学生团队带来的《堕落:De mae 深渊》是一款在PC平台运行的3D版动作冒险游戏,通过辨识玩家输入的手势及形状进行战斗。该游戏由新加坡迪吉彭理工学院的Simian Softwerks团队历时7个月完成。目前共有11个关卡,该团队计划明年推出该游戏的第二个版本。
    据了解,迪吉彭理工学院是一所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州的小型艺术学院,以游戏产业人才培育知名于业界。Simian Softwerks 团队就读的是该校在新加坡设立的分校。该团队成员共有4人:1名主策划和3名程序员。《堕落:De mae 深渊》是他们的在校课程设计作品,除了程序和策划外,美术设计均来自本校的其他相关专业同学的支持。
    据介绍,Simian Softwerks 团队所读年级共有3个班,每个班50人左右。该学院的教学老师都有在日本或美国知名游戏企业工作的经历,在游戏制作过程中能够给予他们一定的指导。但是Simian Softwerks 团队表示,在研制《堕落:De mae 深渊》过程中遇到问题时主要通过上网查阅资料解决。在制作游戏过程中,他们并不特别依赖于老师。对于未来,团队成员大都计划毕业后进入游戏公司或者自己创业。但由于新加坡本地游戏公司较少,对他们而言,进入游戏行业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机会。

    中国台湾:
    学校师资配备较完善

    中国台湾地区的学生此次带来的作品是一款名叫《创世之诗》的PC多人联机动作游戏。该游戏由南台科技大学多媒体与电脑娱乐科学系的“八度领域”团队历时8个月制作完成。该团队共有8名大四学生,这也是他们的第3款游戏作品。
    据了解,南台科技大学多媒体与电脑娱乐科学系是以电脑娱乐设计、程序制作为主要方向的高等院系,该系学生毕业后大多进入游戏公司,或者从事电影后期制作等。目前,该系大四年级共有两个班,每班50人左右。在研制《创世之诗》时,“八度领域”团队同样获得了学校老师的支持和帮助。但就其成员所述,帮助最大的还是学校的设备和研发模块,这给他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对于未来发展,“八度领域”团队中的两人计划进入该校的研究所读研究生,另外一人将进入一家会展公司做3D场景设计。与新加坡的大学生团队一样,“八度领域”团队在本地的成长也颇受限制。交谈中,笔者能感受到“八度领域”团队对于台湾游戏行业的发展并不热切,他们对于台湾知名的游戏公司情况所知不多。

    中国大陆:
    非游戏专业出身者居多

    本届中国独立游戏节比赛中,由中国美术学院毕业生刘卓洋独立制作的手绘画风解谜冒险游戏——《岛》获得最佳学生作品奖;南京大学软件学院“乌贼”团队制作的以手势绘画为独特交互方式的安卓平台即时战略游戏——《墨水战士》获得优秀学生作品奖。与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学生团队相比,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团队成员基本都是非游戏专业出身。
    《岛》的作者刘卓洋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这次独立游戏节的收获也让这位学画画出身的男孩颇为振奋,他说:“这是对我将要从事的独立游戏开发的一个最大的鼓舞。”
    《墨水战士》的作者——“乌贼”团队由南京大学软件学院软件工程系的5个“90后”大四学生组成。他们表示,两年前就已经感受到了触屏给手机游戏带来的机会,也因此想在《墨水战士》里尝试一番。根据他们的设计,这款游戏在玩法上颇为创新,允许玩家用“绘画”的输入方式来召唤士兵,干涉战场。该游戏拥有“实体创造系统”,玩家不仅可以绘制符号来创造士兵,还可以将自己的笔画转换成实体工具,参与战斗。
    谈及为何只做出安卓版本,“乌贼”团队表示无奈,原因是他们所在学院当时还无法提供iOS的开发设备和软件。据他们介绍,学院课程属于应用软件的开发,并没有专门针对游戏设计和策划的课程。他们更多是凭借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在开发游戏。此前他们还制作了一款名为《基于脑电波解析和增强现实技术的多人互动平台》的游戏装置,甚至可以用脑电波控制游戏。

    教育环境存差异

    事实上,通过此次独立游戏节学生组参赛情况的粗略对比,我们看到,在游戏专业教育和人才储备方面,目前,各个国家和地区确实存在着一些差异。
    首先,在正规专业教育上,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的游戏教学更加专业化,他们的学生在游戏设计和制作上拥有良好的操作条件,并能借此不断练习。而在中国大陆地区,虽然接受过游戏制作正规化、系统化教育的人较少,但由于游戏行业门槛不高,这也让很多拥有计算机、美术等专业背景的人士都能进入到游戏行业中。而正是背景的多元化,也令中国大陆的学生拥有更强的创新能力。至少从本届独立游戏节的表现来看,中国大陆地区大学生的作品更有特点,不论是《岛》还是《墨水战士》,都令人眼前一亮。
    其次,当地市场容量的大小对于大学生的眼界和意识影响颇大。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地区虽然在游戏教育上更加专业化和正规化,但是当地游戏市场格局远不能与中国大陆地区相比。中国大陆学生在游戏行业获得的发展机遇,也要远高于新加坡和中国台湾两地。此外,相较于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新加坡学生由于自小接受英文教育,能够熟练使用英语,这给他们进入国际市场带来了一些便利。
    谈到独立游戏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刘卓洋表示:“虽然目前国内的独立游戏还处于起步阶段,创作环境也有限,但是看到许多执着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一直在努力寻找国内独立游戏发展的道路,尝试让更多的玩家了解并接受独立游戏,同时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游戏设计水平,感觉还是很有希望的。相信国内的独立游戏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
    对于自己的获奖作品《岛》,刘卓洋表示将进行商业化尝试。他说:“虽然做独立游戏的动力很大程度上是缘于对游戏的热爱,但如果想实现良性发展,继续做出更好的游戏,还是需要有一定的收入的。对于《岛》来说,目前的游戏质量还未达到商业化的水平,还需要努力,希望有一天我的游戏能出现在货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