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文化强市的理性呼唤 深圳学人的文化自觉——“深圳学派”建设学术研讨会专家观点摘编 2012-10-24 08:51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2-10-24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2年9月28日至29日,由深圳市委宣传部、深圳市社科院主办的“深圳学派”建设学术研讨会在深圳召开。来自文化部、中央党校、中国社科院、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中国艺术研究院、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武汉大学,以及上海、江苏、安徽、湖北和广东等地的80多名专家学者汇聚鹏城,为深圳学派建设建言献策。本报特摘编了部分观点,以飨读者。发言内容以先后为序。
    胡  谋   深圳市委副秘书长
    凡工商发达之地,必文化兴盛之邦。深圳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排头兵,是一个商业极为发达、市场文化程度很高的城市。移民社会特征突出,创新包容气氛浓厚,民主平等思想活跃,信息交流的桥头堡地位也很明显,是具有形成    学派可能性的地区之一。
    经过30多年的积累,深圳的学术文化建设初具气象,一批重要学科确立,大批学术成果问世,众多学科带头人涌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经济特区研究、港澳台经济、现代化问题、城市化问题等研究领域产生了较大影响。
深圳的学术文化氛围已形成。深圳创造了国内第一个以城市命名的学术年会,即深圳学术年会。举办了第二届世界知识城市峰会,还有去年《深圳十大观念》一书的出版,更是对深圳人文精神、观念文化的高度总结和提升。
    林有能   广东省社科联副主席
    回看我们岭南、我们广东的学术发展,几百年来,我觉得真正提到学派,用这个词的还是不多。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一种说法叫“闽粤学派”,主要是指在福建、广东从事经济史研究,尤其是明清经济史研究的学人。
    当时,在广东有位梁方仲,培养出了一大批研究经济史的学人。在福建有位傅衣凌也培养了一大批这类学者。这些人在明清经济史的研究上取得了很大成就,在国内外都有很大影响,所以就有闽粤学派的说法。
    从这个我就想到,我们构建一个学派,离不开两个很重要的前提,一个就是队伍,没有一个队伍,要成一个学派可能还很欠缺。另一个就是研究的特点、特色、研究成果,要有这些,才能够产生一个学派。
    王能宪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深圳特区建立30多年来,文化建设成绩斐然。比如深圳十大观念的总结和提出,这些都是从实践中来,又上升到理论,在全国产生了很大反响。又比如,深圳多年来坚持下来的深圳“读书月”,对深圳文化的提升,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觉得深圳学派的提出绝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经过了充分的论证、酝酿。深圳对学术思想、文化建设是有深入思考的。而在深圳提出深圳学派建设这样一个构想也是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优势所在。
    吴  忠   深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我们所要构建的深圳学派,从名称上看是地域性的,必然体现深圳城市特性和地缘特征;从内涵上看是问题性的,必然反映深圳在前沿探索中遇到的学术问题。
    在我看来,建设深圳学派,深圳具有独特的优势。首先深圳有开放包容的气度,从历史看,岭南文化是中原文明和百越文明的结晶体,这赋予了岭南文化开放、包容、平和、灵活的底蕴。同时深圳又是多元化移民城市,广纳人才,使得我们学术发展具有强大的接受、消化、整合、吸收能力,这是学派形成的重要机制。
    其次深圳有开拓创新的魄力。深圳是改革之城、创新之城,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深圳的魂。这种不断开拓勇于创新的特区品格和精神,恰恰也是我们从事学术研究所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和学派形成的重要前提。
    张国祚  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
    深圳学派的提出,无论从主观上还是客观上有其必然性也有其相对合理性。深圳学派应当如何建设?如何做大做强?我认为要做到“顶天立地、环顾四海、求真务实、解决问题”。
    我们首先要吃透中央的精神,真正理解它的精神实质在哪里,这就是顶天。
什么是立地?深入深圳的实践,深入方方面面实践,这样我们才能谈出深圳的特色、深圳的表达,真正能解决深圳面临的各种问题。
    什么是求真务实,那就是追求真理,只为实。要敢于在实践当中,见前人之未见,思前人之未思,想前人之未想,拿出前人未拿出的真正管用的道理、政策、理论,这是求真务实。
    最后落脚还是落脚在解决问题上。如果我们深圳学派在发展过程中,提出回答解决的问题多,那么这个深圳学派就大有作为。
    当前,深圳学派应当重点研究什么?我个人认为,重点还是应当研究深圳的观念、深圳的精神、深圳的精气神、深圳的软实力、深圳的发展潜力。这样做,是为了能够解决深圳所面临的一些现实突出的问题,为我们进一步创新、发展出谋划策、提供智慧。
    陈可石 北京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副院长
    任何一种学派其实都和城市是互动的,任何一个学派的存在,都应该是和城市的发展息息相关、相互依存的。所以,从我的专业角度,我的建议是,应该有一个很细的规划方案,并且拥有规划方案的执行机构。我建议政府应该拿出像做城市规划一样的力度,来进行文化方面的规划,政府应该每年出资2000万元,制定深圳未来30年的文化产业总体规划方案。
    我刚从武汉回来,武汉不单有30所大学,而且有超过100万的在校学生。那么,什么时候深圳能够拥有30所大学?如果没有足够的大学,我们就不可能有足够的大师,我们应该像鼓励办高科技企业一样,在深圳办大学,特别是私立大学。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把最好的资源拿出来办大学,所以我建议把东部滨海地段那些疗养院全部办成大学,就像哈佛大学,私人住宅捐出来成了哈佛的一个个学院。
    徐世丕 中国动漫集团原监事会主席
    首先我要说,深圳学派的产生与形成,是时代进步的需要,是城市发展的必然选择。深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精彩的实践主角,该理论体系更是中国学术必然涉及的理论之魂。
    在我看来,深圳学派建构有三大支柱。从经济方面来说,深圳速度、深圳模式和深圳的成就,是崭新的经济学、社会学,甚至人类学课题。其次,深圳政治架构、社会管理及运作方式与效率效用,是全新的政治经济学与管理学视角产生的实践成果。而深圳文化建设的历史成就与创新成果,则是构建“深圳学派”的现实基础。
    30多年深圳已经磨练固化形成了一种善于学习、善于交流、善于借力、善于吸纳、善待意见的文化精神。深圳学派应当遵循学术文化的发展规律,继续发扬自己的“五善”学术精神。
    丁学良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从我做社会科学的角度来看,深圳要建成学派,要注重做一些学术选题和研究课题。
    我希望深圳能够立一个项,叫做“深圳竞争力项目”,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每年,国际上和国内,都有一些城市或者地区,甚至国家的竞争力报告。如果深圳有这样一个项目,就应该借鉴国际上研究竞争力最优秀的研究思路、研究方法。
    刘世定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正如有的学者讲的,学派是很长远的东西。学派要有后代,没有后代成不了学派,所以我想应该把注意力放到年轻人学术活动的开展上面。
    学派离不开特色的刊物,但现在,在全国范围内,创办一个学术刊物很困难。那么,深圳有没有可能给予学术刊物创办创造更为宽松的环境,我想这个是学派成长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没有阵地,那这个学派是很难成长的。
    我认为学界应该多一些学术自觉,因为学派本身是学术自觉的产物,但有些学者的学术自觉比较差。我们有很多的社会责任自觉,我们有政治自觉,我们有经济自觉,但那都是学术之外的自觉。如果没有学术自觉,那么学派的发展非常难,所以我在这里呼吁,我们学界要有更多的学术自觉。
    张全新   山东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
    有人提到深圳历史上没有出现新思想史上的大家。当然,大家是个相对性的名词,并没有很严格的界定,一些学科带头人、专家,或者是引领人,也会被称作大家。就深圳来说,所谓的大家,应该是个群体,这是一个有鲜明地域特点、有时代特点的群体。
    学派要有思想体系,而深圳创造的改革开放经验,本身就有它的思想体系。深圳这座移民城市,很多人说是没有根的城市,但恰恰是这个特点,造成了深圳能够成为汇集百家、走在时代前沿、开拓创新的一个基础。
    总体来说,打造深圳学派,第一要解放思想,认清形势;第二要走到有前沿思想的队伍或有大家的群体中去。再就是要处理好中心与边缘、碰撞与融合的问题,与时俱进、与日俱新,与时相应、与时相随。
    钱念孙   安徽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
    深圳学派要产生更大影响,首先要把问题研究好,再给全国提供借鉴、参考。在当代中国,高调宣扬我这个地方做学派,目前来讲,其他地方还没有。深圳学派建设是对当前的中国学术文化理想战线,寻求一种表达。
    深圳学派的研究对象,不仅仅是深圳问题,且可以是诞生在深圳、具有全国意义的问题,还有就是全国热点的问题,或者是大家都在想解决而又解决不了的问题。
    傅才武  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我非常同意吴忠部长说的,在深圳学派后加“建设”两个字。我想问,深圳学派建设是真干还是假干,是大干还是小干,是现在干还是以后干。如果说深圳学派想真干,我提一个建议,学派建设是超级奢侈品。既然深圳现在经济发展这么好,要做这么一个超级奢侈品,那就要拿点真金白银出来,比如能否有魄力拿一个亿,引入杜维明团队,引入冯天瑜团队。
    李凤亮   深圳大学副校长
    作为深圳学术界新兵,我有四点体会。第一,学术文化建设与学术精神积淀,对于今天深圳特别重要。第二,深圳学术文化渊源有自,但缺乏积淀。1983年深圳大学创建,成为特区学术文化辉煌的起点,近30年,深圳学术文化从不自觉到自觉,且渐渐形成特色。但分析今天深圳学术文化现状,它的不足、短板非常明显。深圳高校、学术机构比较少,学术文化气场不够;深圳学人来自五湖四海,学术人在这里感到较孤单;学科方向、特色不明;深圳过于发达的商业文明、急功近利的现实主义文化,容易形成焦躁的功利主义。第三,深圳学派建设应该开阔眼界、另辟蹊径。最后一点,全社会应该形成儒雅学术文化的整体氛围,在整个社会中,文化构建看似简单其实不易,需要硬保障,更需要软环境。
    于  平   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司长
    深圳学派作为文化学派来构建,肯定与经济学派有一种密切关联。有学者谈到深圳学派的内涵,可能与深圳总结了十大观念有某些关系。
    我们谈到学派,总是从历史的角度去梳理。其实学派不仅是以地域命名,也有以时代命名的。即便是以地域命名,在同一个时代,那么多地域,为什么不会都出现学派?我认为,还不仅仅是在这个地域所出现的学人自觉,而且是这个地域里,学人们思考的问题走在了这个时代的前列。我们有时候对一个学派用时代去概括它,更是说明这个学派代表一个时代的风气。简单地说,学派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命名,在本质上是时代的缩影。
    在我看来,深圳学派作为面向未来的文化吁求,其实也正大踏步地实践在深圳的文化建设中,也正通过深圳的文化实践在梳理自己的学术主张并凝聚自己的核心理念。
    赵智奎  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重点学科带头人
    深圳强调加快学术文化的发展,是文化强市的呼唤,是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理性选择。
    我想谈谈构建深圳学派的土壤和气候问题。首先,深圳是移民城市,外来文化以压倒优势主导了深圳文化。
    其次,深圳有构建各种学派的气候,自然气候和政治气候都是重要的原因。古希腊之所以有那么多学派,与地中海、小亚细亚的海洋性气候有关。深圳的地理环境,各种学派的发生发展也应该是多样性的。从改革开放的发展史上看,深圳的解放思想闻名海内外。
    深圳在引领思潮方面大有作为。我有几条建议:第一,成立深圳文化战略发展研究院;第二,成立深圳社会主义体系研究中心;第三,成立中国当代思潮研究中心;第四,成立NGO社会组织研究中心。
    温宪元   广东省社科院副院长
    我想了这样的题目——深圳学派建设的理论构图。这一学术构图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规划深圳学派研究的参照性;
    第二,要揭示深圳学派的理论逻辑;
    第三,加强重要人物的思想研究;
    第四,确立深圳学派研究的本土学术话语构建。比如德国古典哲学,一方面继承了当时哲学中的最新成果,同时又结合了本土思想。这种新思想的构建又体现了德国学术对当下历史的反思与超越。最后,要倡导深圳学派的世界意识。
    薛广州  中央党校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秘书长
    首先,我们应该考虑深圳学派建设的特性定位问题。按照传统说法,一般意义上的学派就是围绕师承、地域等而展开。从特区定位来讲,师承未必是深圳学派要放弃的。深圳学派也有它的师承,这就是我们这几年所走过的路、遵循的理念。如果从大的师承关系来讲,小平思想是深圳学派的师承祖师爷!
    一个学派总是具有统一的研究对象、理念。也就是说,学派天生具有排他性。但深圳学派建设中,千万切忌排他性,应允许不同观念、方法、学派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深圳学派不是独一学派,它只是一个概念、范围。我赞成要“跳出深圳,研究深圳”。
    深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先行者,因此深圳学派的建设要有大视野。它的先行性、示范性,必须同整个国家的发展、难题、面临的主要矛盾入手。深圳研究的问题是我国现在和未来发展中将要面临的问题。深圳学派的建设一定要具有大视野。
    毛时安  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文艺评论家
    深圳学派的提出是深圳先行先试、一往无前、勇于探索的城市性格的必然性,它体现了深圳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深圳这30年创造的不仅仅是奇迹,而且就像《春天的故事》所说的,它是“神话般地崛起”的一座城,它创造的是人类有史以来的绝无仅有的社会发展史、城市建设史上的一个神话。深圳学派建设的优势就是建立在深圳丰厚的现实土壤上。
    深圳学派的建设要有具体的路径,我建议首先成立一个深圳人文科学中心或者深圳人文发展研究所,因为任何学派都有研究的组织依托。二是要有人员。要把力量有效地组织起来,同时聘请其他外来学者。三是一个学派形成需要时间和毅力,要有吃冷猪肉、坐冷板凳的精神,不可能一蹴而就。四是要有一个刊物。例如芝加哥学派、哥本哈根学派都有自己的刊物。
    彭立勋  深圳市社科院原院长
对学派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是狭义的,一种是广义的。可以说传统意义上理解的学派都是狭义的。学派是指在某一个特定学科中,由于有不同的学说、学问,导致了不同的派别。但也有一种广义的理解。我们应该从提出建设深圳学派的实际目的、发挥的作用来理解它的含义。
    深圳学派不限于一种学科,可以包括多种学科;不限于一门学问,包括多种学问;也不限于包括一种学术观点,而是多种观点;不限于一种研究内容和方法,而是多种研究内容方法;而且也不像传统学派那样,只限于少数认同群体。
    总而言之,建设深圳学派,就是要建设一种有深圳特色、有创新力的深圳学术文化发展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