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江南Style》带动GDP引发思考 文化产业酝酿贸易爆发 2012-12-21 11:33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2-12-21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12月21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据统计显示,《江南Style》一周内拉动的GDP竟然超过10亿美元,这一现象给中国演艺和文化“走出去”带来了什么启示?昨日,《2012年全国文化系统对外文化贸易工作会议》在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举行。文化部外联局副局长赵海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江南Style》给他的启示,是要在过去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把产品做成喜闻乐见的、集娱乐性、思想性为一体的文化产品。他同时表示,要把杂技打造成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名片之一。此外,在本次通气会上,还公布了《中国对外文化贸易年度报告(2012)》一书的发布,签署《关于进一步提升杂技“走出去”模式的倡议》,以及成立“华东七省市对外文化工作协作联盟秘书处”。
    动漫“走出去”成果显著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2009年文化产品核心内容的对外贸易额为97882.52万美元,2010年为135083.25万美元,而2011年达到了145170.65万美元,年复合增长率在20%以上。
    由于各个行业在出口文化产品和服务时,面临的文化折扣、海外渠道、市场竞争程度等有所不同,所以走出去的步伐也不尽相同。
    在演艺行业,2011年,共有126项演艺产品(项目)出国(境)进行商业演出,演出场次为8090场,出口总收入约为3171.9万美元,较之2010年302项,总场次25908场,收入2765.5万美元来说,在演出场次减少的情况下,出口总收入却在稳步提升。
    动漫行业中,“走出去”成果显著,出口规模稳步增长。2011年我国核心动漫产品出口额达11156.3万美元,较2010年出口总收入增长40%。比出口额更值得欣喜的是,我国动漫产品的主要出口对象由2009年的中东、非洲、南美等欠发达地区,转变为欧洲、美国、韩国等动漫发达国家及地区。
    2011年,网络游戏行业在海外成绩亦十分喜人,国产游戏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收入达到40300万美元,同比增长76.0%,销售额超过同年电影产业(31625万美元)。同时,2011年,中国出口游戏产品的数量也明显增加,新增66家公司共计92款网络游戏产品出口海外,数量总数超过150款。
    把杂技打造成“国家名片”之一
    想要在国际上站得住,就要打造一张属于中国文化产品的名片。日本是动漫,美国是电影,法国是时尚。文化部外联局贸易处处长郑文说:“我们国家也在探讨我们的名片是什么,还没有找到很准确的。明年80%文化产品是杂技,杂技在国际市场有一定关注,我们要把杂技打造成名片之一。”
    据介绍,杂技是我国演艺业最早实现以商业渠道为主“走出去”的艺术门类,出口份额占据我国演艺类文化产品出口的半壁江山。但当前中国杂技“走出去”面临着品牌化不足、营销能力不够、出口模式单一、低价竞争等发展中的问题和困难。经过对如何提升杂技“走出去”模式的认真研究,文化部外联局与国内重点杂技企业和院团近一年的沟通探讨,推动重点杂技企业联合签署发布《关于进一步提升中国杂技“走出去”模式的倡议》,有11家重点杂技出口企业在这次全国文化贸易系统对外文化贸易工作会议上签署该《倡议》。
    中国杂技团团长张红说:“我们参加外联局的活动受益匪浅,我们到美国考察,还有外联局为我们请的专家、编导,让我们熟悉国外运作方式。12月份,借助圣诞马戏,我们一共115名演员出访了5个国家,进行272场演出,可喜的是我们实现了直接对接。我们在南非明年1月18日的演出,经营方式采取合作模式和票房分成。明年海外市场的签署,已正式签订300场,涉及7个国家。”
    此外,会议还介绍了中国杂技主题移动终端游戏软件《钻圈》。《钻圈》是在苹果软件平台上开发的一款以中国杂技为主题的互动娱乐型游戏软件,以一中国童子为主要角色,以杂技钻圈为互动形式,以中国八大名胜为背景,以游戏形式传播中国文化。
    学习韩国提高娱乐性
    提问环节,现场媒体特别提出《江南Style》拉动GDP给我国文化贸易带来的启示。
    赵海生说:“以前‘走出去’的产品,我们强调思想性艺术性多一点,我们今后还得向韩国同行学习,如何把文化产品的娱乐性提高一点。不一定非得跳Style,至少文化产品要国外接受,得仔细研究国外受众特点,在过去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把产品做成喜闻乐见的,集娱乐性、思想性为一体的文化产品。”
    上海市文广局副局长贝兆健说:“《江南Style》的成功,可以看出文化创意产品在市场空间是无限的。在当下,物质产品增长到了一定极限,文化发展将成为新的爆发点。《江南Style》能够达到这样效果,比较大的因素是创造这个产品能不能为市场消费者所接受,它不但被韩国接受,也被美国接受。实际上,韩国推‘韩流’十来年,也就这一个产品。我们现在还是要把着重点放在为企业发展营造好的环境,仔细研究海外受众的需求上。目前有一种倾向是想办法创造下一个Style,不是十亿美金也是一亿美金的市场价值,我在此想泼冷水,文化产业同行们还是把精力放在日常工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