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一带一路”最终要成为世界经济发力点 2015-06-02 15:55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5-6-2   来源:东方早报

    作为首倡者的中国,应该如何下好“一带一路”这盘棋?

    5月27日,亚欧互联互通产业对话会间隙,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应该把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自贸协定(FTA)摆在最高位,“我并不认为应该尽快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亚太自贸区(FTAAP)等谈成,把‘一带一路’周边的FTA做好就很好了。”

    魏建国指出,现在全球已经进入了标准和规则竞争的时代,中国必须要加速,应该通过“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的FTA来制定全球贸易规则,这个规则既适合中国,也适宜其他国家,“今天举行的亚欧对话会,以及之前习近平主席访问巴基斯坦和李克强总理访问欧洲,就是‘一带一路’战略加速的明显标志。”

    打造“一带一路”时

    中国要有三个着力点

    东方早报:“一带一路”需要大量的基建投资,目前算上亚投行、丝路基金,哪怕是亚开行,所能提供的贷款也远远解决不了资金缺口问题,今天张高丽副总理也提到了要让社会资本参与互联互通,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魏建国:我们大致计算过,未来5-10年,“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部分每年就需要8000亿美元,亚开行和世界银行目前能够提供的扶贫基金不到250亿美元,我们的丝路基金、亚投行,加上国开行等,也就2200多亿美元。

    有三个办法来补充,第一是社会资金,包括中国和所在国的资金;第二是国际金融资金;第三是政府资金。我们的原则是开放和包容,欢迎任何国家和机构参与。基础设施投资量比较大,周期长,收益率不高,虽然有风险,但一旦成功,是长期稳定的资本收入。

    东方早报:如何让社会资本有效参与其中?

    魏建国:这对中国企业,包括国企、民企和合资企业,都是个巨大机遇,民营企业最适合,他们的商品和市场就在这里。

    “一带一路”是第三次改革开放,前两次是设立经济特区和加入WTO,这一次的层次最高、范围最广、水平最高。前两次都是外资的进入,这一次是资本往外走,不能仅限于主权基金,更重要的是社会资本。

    东方早报:那你认为国家是否该引导社会资本参与还是采取其他方式,在“一带一路”沿线的相关项目上获得突破?

    魏建国:在打造“一带一路”时,中国要有三个着力点,第一个是选择“驿站”,未来5-10年,希望在“一带一路”上各选5-10个驿站。第二个是,打造中国在海外的工业园、产业园和经贸合作区,这些园区的标准是解决当地劳动力和增加当地财政收入。第三是,重点项目要采取重点突破的办法,要尽快制定重点项目和突破日期。

    东方早报:这个驿站选择是否有标准?是否已经有了相关合适的地区或者国家?

    魏建国:依我个人看,从今天上午的发言中,就可以看出来一些。卢森堡,欧洲第二大人民币离岸中心,可以作为金融驿站。巴基斯坦,可以是中国离开本土后的起点。新加坡,可以作为分拨中心。

    当然“驿站”要选择对中国友好的、有愿望发展贸易的。中国未来二三十年不会在对外战略上提出更大的战略,这次中国企业走出去,必须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所以“驿站”必须要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做好铺垫准备。此外,“驿站”所在国家的整体发展策略,也要与中国发展战略相符合。

    克拉运河性价比不高

    短期内官方不会去做

    东方早报:现在各地也都在制定“一带一路”的对接计划,包括制定重点项目,还要打通多个通道,这几个通道应该如何来打通?项目该选择哪些?

魏建国:各省都在对接“一带一路”,细化就是项目对接。习近平主席访问巴基斯坦,李克强总理访问欧洲,就突出了项目。

    我们把项目的对接,作为实现“一带一路”的最终目标。哪些项目对接好,确确实实作为重点关键项目、标志性的项目,取得早期收获后,继续往前发展。

    “一带一路”的重点项目会达到几千个,其中基础设施的项目,最起码300-400个,这是什么概念,沿线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每个国家有1-3个重点的设施项目。

    通道要打通,做好首尾连接,尾巴就是荷兰鹿特丹港,要形成一个网状的连接,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打通中巴经济走廊、 孟中印缅经济圈等等。

    东方早报:前段时间媒体也在热炒克拉运河,尽管是个老话题,但外界也有观点认为,克拉运河开通对亚洲有好处。

    魏建国:我个人认为,克拉运河如果做好,对亚洲区域带来很大便利。但短期内,如果政府部门出资,耗资大、风险大。开运河要选择形势比较稳定的区域,克拉运河牵扯到当地部落,还有利益交割等。

短期内,(中国)官方绝对不会去做,而且现在有了“一带一路”实施,有很多选项。克拉运河也不是解决目前马六甲海峡安全的惟一选项,不是非做不可。

    所以,克拉运河性价比不高,没必要做,但如果(其他国家)做到了,也是乐见其成。

    把沿线国家FTA摆在最高

    东方早报:你之前也提到了产业园区,中国现在也在推进FTA战略,你是如何看待FTA战略与“一带一路”,以及沿线产业园区的关系的?

    魏建国:“一带一路”最终要成为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力点,资本在这里,项目也在这里,所以还要尽快建立多边或者双边的FTA.

    未来的FTA,大家在面临共同问题时,制定的标准都要适应各自的需求,应该各方共同来制定,这样比较公平。“一带一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遇,让我们参与全球贸易规则的制定,通过“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的FTA来制定全球贸易规则,这个规则既适合中国,也适宜其他国家。

    东方早报:中国现在积极推进自贸区战略,一方面也是因为美国主导的TPP的原因,规则要求更高更严。

    魏建国:一个好的FTA,是要求大家整体都得到提升,如果勉强签了协议,吃亏的反而是自己,因为给自己带来不了多少好处。

    如果TPP把中国排除在外,不要等10年--5年后,美国就后悔。美国必须要借助TPP来遏制中国,但是它会发现,一旦TPP无法给美国带来利益,而失去了中国这个大市场,就悔之莫及。

    中国现在应该把沿线国家的FTA摆在最高位,当务之急是“一带一路”的FTA,首先要和海湾六国,也就是海合会完成谈判。“一带一路”上,海湾区域必须要有,而且中国参与其中,还能起到协调作用。我们缺少能源,他们缺少纺织品和投资等,双方比较优势大,这样是最好谈的。

    可以像韩国一样,尽可能与更多国家签署自贸协定。

    东方早报:现在国内也在推动地方自贸区,加上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各种战略也很多,如何看待这些战略之间的衔接和协调?

    魏建国:三大项内容,京津冀、长江经济带和地方自贸区,都是和整个“一带一路”相融合的,倒逼国内机制改革,这是首次提出了内外相接的(想法)。

    风险评估已落后项目进展

    东方早报:社会资本海外投资,肯定会面临风险,企业在“一带一路”的投资中应该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

魏建国:向外走的时候,要做好社会资本的宣传,因为这不像股市,也不像楼市,有一个固定的回报,到外面风险就比较大,要进行风险教育。

    我认为,中国风险评估机制要加强,光有大公一家不行。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条是,通过“一带一路”,独立创建自己的海外投资风险评估机制;第二,把三家全球评级机构跟中国评级机构合作,共同打造新的“一带一路”(包括国家的、项目的)风险评估机制,还有安全的、公司的风险评估。第三,等新的机会或机制,但“一带一路”不允许我们等,而且现在的风险评估已经明显落后于“一带一路”的项目进展。

    东方早报:评估机制如何建立?

    魏建国:除了要有评估机构,评估机制要有人才,我认为中国现有评估机构的人才不足。大学生培养、海归等都没有在风险评估机制上下功夫,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更重要的是,需要一套如何评估的规则和制度,而现在这个规则和制度都在美国手里--美国的三大机构。但是我们没有人才、规则、标准,别人不会相信你。

    东方早报:那企业到底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魏建国:5个“选对”:选对国家,选对市场,选对项目,选对合作伙伴,最关键的,选对互利共赢原则。

    这些是前期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中期、后期。能不能收效益,这是评估的关键。前期告诉你能不能做,中期是行不行,最后是能不能有效益,可持续发展,

    我们缺少一支(评估)队伍、体系和规矩,现在必须要加强这一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