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朋友眼里的陈忠实:在他心里文学“依然神圣” 2016-05-02 15:13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6-5-2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西安5月1日专电(记者杨一苗)他是宽厚的长者,他始终心系文学,他是率直的关中汉子……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忠实去世后,从陈忠实的老友故知到许多普通读者,纷纷写下文字寄托哀思,这些点点滴滴,通过朋友圈、在网络中引发无数缅怀之情。

  在他心里文学“依然神圣”

  评论家李星是陈忠实的老朋友,在他眼中,陈忠实始终心系文学。“陈忠实这几年一直想写一部长篇,但是对自己要求非常高。一部《白鹿原》放在前面,他觉得写的东西要对得起上一部作品。”李星说。

  “在他心里,文学‘依然神圣’。”评论家肖云儒回忆起他与陈忠实交往中的一个片断,“有一次,陈忠实赴京领茅盾文学奖回来,省里开了盛大的庆功会。我发言时除了祝贺之词,还多了一句嘴:‘当然,像一切优秀作品一样,《白鹿原》也不是没有缺陷。’”

  因为这句话,不久之后陈忠实特地约请肖云儒,一起长谈了《白鹿原》的不足以及一些文学与文学界的话题。肖云儒写道:“一位作家不但以自己的作品,而且以自己和作品里传达的人格成为一个民族、一块土地的文化标识,并不多见。”

  在李星看来,陈忠实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创作上做的总比说的多,李星说:“自学成才的陈忠实永远介绍自己是‘高中生’,虚荣之心、名利之心他都没有,只有一颗专注人性、专注写作的心。”

  “他是宽厚的长者”

  在许多文学后辈和普通读者眼中,陈忠实不仅是著名作家,更是一位忠厚随和的长者。

  陕西省渭南市作协主席李康美是陈忠实帮助过的一位文学老友。李康美回忆起陈忠实与他交往中的一件事:2009年,李康美因病住院手术,手术后,陈忠实带了5幅自己的书法作品到医院看望李康美。陈忠实将那5幅作品送给了为李康美治疗的几位医生,还说:“你是我兄弟,医生们照顾你,我作为老哥,送几幅‘臭字’感谢人家。”“这件事让我感动终生。”李康美回忆到。

  延安大学学生张林健也有一个文学梦,当他在创作中遇到苦闷与迷茫,曾求助于陈忠实。为此,陈忠实曾特意推介过张林健创作的长篇小说。张林健说:“我是一个文学新人,如果没有陈老师给我精神力量和支持去完成创作,我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西安思源学院教师姚亮一直珍藏着一本有陈老签名的作品,他说:“陈老生前非常随和,不管是谁,都可以让他签名,而且他非常热情,不会拒绝任何一个人的要求。”

  “他是一个平淡率真的人”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畅广元也是陈忠实的老友。畅广元说:“陈忠实做人很认真,而且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生活俭朴。陈忠实对自己生命价值的意义相当自觉。他认为文学就是他毕生要奉献的事业,这事业是为人类创造精神价值的。这是陈忠实对于文学的看法。”

  李星眼中的陈忠实还是一个真诚、率性的关中汉子。他记得有一次陈忠实过生日,邀请他去,就在家里吃了一碗臊子面。陈忠实喜欢吃陕西地方小吃搅团,早些年不太会做的李星就在家里给他做搅团,明明不太好吃,陈忠实却吃了好几碗,很是开心。

  许多老友记得,与陈忠实一起外出吃饭,几乎每次都是他主动要求结账,朋友有事相求他总是想办法帮忙,甚至在身患重疾之后,他仍不忘答应过朋友的事。至于索书求字,他更是从不吝惜。

  著名作家陈彦陪伴陈忠实走过了最后的日子,他撰写的《陈忠实生命的最后三天》在媒体发表后,成为这几天在朋友圈中转发最多的文章。“他对文学的贡献,不仅仅是一本堪称‘高峰’的《白鹿原》,更有对陕西文学艺术繁荣发展整体推进的呕心沥血。”陈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