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文化风暴”来袭 民资翘盼“破门之旅” 2013-01-22 09:45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3-01-21   来源:民营经济报


    随着“文化强国”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国文化产业的兴盛有目共睹,文化企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然而,困扰民营企业的“玻璃门”和“弹簧门”同样出现在文化产业之中。尤其是中小民营文化企业,在巨大的市场竞争中,要想立于不败之地,除了自身努力之外,仍需政府大力支持。
     A 转型
    从企业主到“文化人”
    “某某投资的电影,将于某月某日举行电影首映式,请您拨冗参加。”浙江乐富创意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宝庆已经记不清收到过多少个首映邀请短信了。近两年,身边不管是做实业的,还是搞IT、做房产的,都前仆后继地涉水文化产业。
    而在过去的2012年,以户外休闲用品起家的杨宝庆也完成了从传统民营企业主到文化创意园主身份的转型。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要增强文化整体实力和竞争力,推动文化事业全面繁荣、文化产业快速发展。近年来,随着“文化强国”上升为国家战略,文化领域正受到数以百亿计的民资青睐。
    以浙江为例,目前规模以上民营文化企业已有4万余家,投资总规模达1300亿元以上。杨宝庆称,在华谊兄弟、华策影视和宋城股份等创业板成功上市后,这种民资“做多”的冲动更是高涨。
    去年12月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1年,我国文化及相关产业法人单位增加值为13479亿元。业内人士预计,这样的宏观政策面将得到延续,2012年、2013年文化产业有望继续保持20%以上的增长。
     B 无奈
    隐形“玻璃门”“弹簧门”
    目前,我国民营文化企业规模仍以中小型为主,它们像一个个活跃的细胞,鼓舞着文化产业的士气,也如一个个敏感的风向标,测量着文化产业的生态。
    从注册时间算起,陈佩斯创建的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已经成立近20年。作为国内最早一家集影视制作、发行于一体的民营影视公司,大道尽管盘子不大,却已从“孤峰独立”走到了“层峦叠嶂”。
    作为中小规模民营企业的代表,陈佩斯坦言,无论做电影、戏剧,他都是拿自有资金挣多少花多少,靠自有产出运转。“与‘国家队’相比,能够享受到政府优惠的中小型民营文化企业仍是少数。”上世纪90年代初,河南小皇后豫剧团从文化体制改革中脱颖而出,成为完全实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民营剧团。从苦苦挣扎到良性发展,尽管被认为走出了一条艺术表演团体体制改革的成功之路,但团长王红丽表示,他们仍旧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比如,同样是下乡演出,政府对国有院团的补贴上不封顶,演一场就补贴1.5万元,一年能演好几百场,而民营院团要么无补贴、要么补贴得微乎其微,要不断争取才能分到一小杯羹。”王红丽说。
    据了解,由于政策规定,一些文化企业在借壳上市之前,会让民营企业先全部退出,“玻璃门”和“弹簧门”仍让众多中小民营文化企业“望市兴叹”。
     C 期盼
    “破门之旅”尽早成行
    2012年,文化部下发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文化领域的实施意见》,意见中提出要对民营文化企业和国有文化企业一视同仁,打破民间资本进入文化领域的“弹簧门”和“玻璃门”。
    “鼓励和引导民营资本进入文化领域,要解决的主要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机制的问题。应该按照《意见》的要求,清理各种对民营文化企业进入文化领域的限制性法规,创造平等的政策环境。”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研究员齐勇锋说。
    对于“玻璃门”和“弹簧门”迟迟未能冲破,部分民营企业分析,国家政策支持民间资本进入文化产业,但具体到各地方政府层面,地方保护主义和宣传阵地的管控思维还难以在短时间内改变。
    不少民营文化企业将目光投向了国企,选择“国民”联姻。如2012年底,北京国资公司拟斥资约1亿元购买北京盛世华锐电影公司60%的股权。北京国资公司董事长李爱庆介绍,斥资“收编”民营企业,有利于在扩大和完善国有企业产业布局的同时,使民营企业在原有优势的基础上集合资本的力量迅速发展壮大。
    对于民营文化企业翘首期盼的“破门之旅”,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司长刘玉珠表示,《意见》在诸多方面涉及对民营企业一视同仁的政策,这也是文化部第一次对民营文化企业的相关政策进行系统性梳理,今后一定会按照《意见》切实落实,不会厚此薄彼。
    民企进入影视业模式范本
    1号
    华谊兄弟:事业部+工作室
    号称第一家娱乐上市公司的华谊兄弟,通过分享股权笼络了一批明星资源,并创造了“事业部+工作室”的管理模式。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于2009年10月30日上市,发行价格为28.58元,首日开盘价达到了63.66元,这家被誉为国内第一家娱乐上市公司在登陆资本市场时,获得了来自娱乐圈和资本界的热捧和关注。
    华谊兄弟从正式进军影视业到成功上市,仅仅经历了5个年头,是什么使得华谊兄弟的业绩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得到释放?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不妨先看一下华谊兄弟上市前星光闪耀的股东名单。
    不仅有阿里巴巴马云、分众传媒江南春的身影,更多的是国内影视界大牌导演、当红演员、新兴后起等。华谊兄弟在上市前的一个很大特点就是庞大的自然人股东数,总共有75名自然人分享了公司的股份。
    在业务管理上,华谊兄弟创造了“事业部+工作室”的管理模式。工作室作为承担影视剧创作职能的具体单元,如冯小刚工作室、张纪中工作室等,由签约制片人具体负责运营管理。事业部按照合作协议给予工作室充足的资金和技术支持,确保工作室能够全力投入创作并产出高质量的影视剧作品。
    2号
    华策影视:人才+股权
    立足电视剧的华策影视另辟蹊径地开辟了第二条道路——主打编剧牌,以人才战略及开放股权机会的方式,实现了对创作源头的把握。2010年10月26日,华策影视以每股68元的发行价登陆创业板,首日开盘价达到了101元。
    华策影视创始人傅梅城夫妇2005年投资设立了华策影视的前身华策有限。 尽管华策影视没有华谊兄弟星光灿烂的股东名单,但其在浙江影视圈里另辟蹊径地开辟了第二条道路——主打编剧牌。
    针对核心战略型作家或编剧人员,如刘冠军、邹静之等,通过股权激励等方式保持稳固的合作关系,达成利益上的一致;针对紧密合作型作家或编剧人员,公司将采取签订中长期合作协议等方式来保证合作的稳定性。另外,通过人才激励机制挖掘和吸引新生优秀作家、编剧,扩大创作力量。
    与华谊兄弟一样,优质的上市资源在发展过程中也获得了资本的亲睐。浙商创投、六禾投资等投资机构投资了华策影视。
    3号
    新文化:二线精品路线
    新文化有点像华谊兄弟和华策影视的混合体,但其走的是“二线精品剧”路线,这无疑是一种侧翼的迂回。2012年7月10日,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25元的发行价登陆创业板。
    从某种意义上讲,新文化的创始人们和华谊兄弟、华策影视一样,都是通过在广告行业的积累,获得了进军其他文化领域的砝码。
    同样,查阅一下新文化上市前股东名单,再一次出现了明星持股现象。同时,新文化又建立了“事业部+企划部+工作室”的业务管理模式,与华谊兄弟类似,实行条块结合,弹性管理的模式。而稍有不同的是,工作室的激励机制由项目启动费、酬金和奖励三块构成。从某种意义上,新文化的工作室较之于华谊兄弟的工作室管理模式更为松散。
    新文化主要的电视剧播出平台选择与二三线卫视进行合作,避免了在主流卫视频道上的争夺。这无疑是一种侧翼的迂回,二三线卫视的对于电视剧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电视剧作品的制作成本也相对较小。新文化公司通过业务管理,达到年产600集的规模,从某种程度上说,新文化公司通过冲产量集数,扩大销售收入的方式,占领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从另一个层面理解,新文化公司对于产量重视程度大于对质量的重视程度。
     观察室
    投资潮?投机潮?
    “民营企业家发展文化产业有他们最朴素的心态。”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研究员、经济学博士夏汛鸽谈及他所认识的民营企业时如此表述。“这个群体大多是从个体户的小本生意起家,靠吃苦耐劳、敢闯敢干把生意做大,个人文化程度都不高,对文化至始至终都有一份敬畏,甚至以结识文化人为傲,尤其是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如果能进入文化产业,是民营企业家们非常期望的事情。”夏汛鸽解释说。
    “我们要进入文化行业的原因,就是中国要发展文化产业的原因。”一位民营企业家谈自己转型涉足文化产业的原因。
    不过,尽管受政策利好影响,文化产业普遍看好,但对于是否迅速转战文化产业,民营企业家大多还是持谨慎态度,甚至悲观态度,因为“玻璃门”、“弹簧门”、“铁门”仍在以不同形式存在,文化管制包括审批制等首先就是要面对的。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研究员朱向群如是说。
    对于“是否一场文化产业投资潮正在掀起”的疑问,夏汛鸽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他也认为投资潮的判断还为时过早,纯粹从其他领域转向文化领域的民营企业,眼下会是少数,其涉足态度是谨慎的。而首先进入的会是以前有涉足经历的企业,一类是曾经为了企业发展,以广告形式介入文化产业的企业,另一大类是目前以公益形式参与到文化产业的企业,比如画院、博物馆等等不少都是企业曾经办的“烧钱”的闲余业务。
    朱向群提醒,文化产业投机潮也需警惕,在迎合的趋势下盲目发展,只会把一个产业做糟糕。
    与朱向群观点相呼应的是,在利好政策出台之后,一时间文化企业纷纷策划上市融资的消息不断爆出,各类相关的不相关的企业相继转投文化产业捞金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