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陈少峰:文博会需要最前沿的产品 2014-05-23 10:36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4-05-22 来源:时代周报


    作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一直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关注者和研究者。对于深圳文博会,陈少峰认为其规模和范围在国内目前都属最大,但文博会结束后,如何加强后续产业链延伸的打造,如在深圳打造文化的出口基地,让最好的文化产品在平时也能够展示出来,则是需要进一步考虑的问题。
    时代周报:每年国内有好几个地方都在办文博会,相比之下,深圳文博会有什么特点?
    陈少峰:从国内的文博会做法来讲,目前深圳的文博会是做得最好的。北京的文博会规模也做得很大,但是目前还不如深圳的,义乌文博会也不错,但主要是小商品对外贸易,范围窄一些。深圳的规模和范围目前最大。
    时代周报:文博会作为一个平台,参展的企业数量规模很大。几天下来,我的一个观察是特别前沿的产品很少,重要的大企业也来得少,当中规格比较高的往往是各省代表团的国企、媒体集团等,包括一些文化产业类的讲座。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陈少峰:目前文博会主要还是靠各地的宣传部门配合,来组织企业参展,那些参展的企业政府,往往是政府对他们的支持力度比较大。总体而言,文博会的市场化程度可能还不够。
    至于讲座的规格,我认为可能也反映了文博会对这方面的重视还不大够。以前文博会举办“文化战略论坛”,我参加了前几届的,近几年没有参加。深圳文博会目前还是缺乏高端的知识论坛。
    一个大型的文博会,我认为需要三个东西:一是思想,它要代表文化领域里的思想高度,能够引领思潮;第二个要创新,文博会需要展示最前沿、创新的产品;第三个是最前沿的技术。围绕这三个角度,深圳文博会想要成为思想的盛宴、创新的平台,还需要做一些提升。
    目前深圳文博会之所以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因为它还是把自己定位在一个交易平台上,但其实,不管是国内交易也好,出口也好,这个交易量不会很大,因为平时已经实现了这种交易。我希望文博会能够跟行业合作,跟行业的最高水平合作,展会上有每个文化行业里最新、最前沿、最有影响力的产品。
    另外就是,文博会应当做成企业的一个推介平台,让好的企业能利用这个平台做得更好,并且每年可以重点扶持一些企业。我希望文博会能够有后续的产业链延伸的东西,比如在深圳打造文化的出口基地,让最好的那些文化产品在平时也能够展示出来—打造一个永不落幕的文博会。
    时代周报:深圳在过去有“文化沙漠”之称,这座城市也一直想甩掉这种印象,文博会现在成了深圳的一个文化标签。你觉得这对提升城市软实力的作用大不大?深圳在哪些文化领域可以重点发展?
    陈少峰:深圳的城市特征和产业发展总体上还是比较匹配的,可以看到深圳这几年的文化产业发展不错。文博会是带有象征性的东西,对它来讲,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做一个平台。从文化角度来讲,文博会的特点跟深圳的文化特点有一点像,就是创意能力强,但文化内涵还需要加强。深圳文化产业结构偏向创意、传媒、设计,但文化内容、艺术等有内涵的东西还是少。文博会也是一样,偏向产品,但是我认为它应当偏向内涵思想,让这些东西做一个引领。当然产品也重要,但是内涵品位一定要提升,在产品展示之外,要让能够给深圳带来内涵思想的人在这个舞台上多些展现。深圳应当多花一些钱来做思想交流、公益活动、大型演讲甚至是鉴赏活动。在文化产业发展方向上,应当多投入资金来激励企业去做内容。目前平台和创意做得不错,但是内涵和传统、表现力都应该多花功夫。   
    时代周报:中国文化产业和行政的结合非常明显。中南传媒(601098,股吧)的龚曙光就说过,行政主导下的文化洗牌,会产生区域壁垒或者行业壁垒,出现一个省一个出版集团、广电集团、报业集团,报纸不准网络进入,广电不准报纸进入的情况。实际上文博会上也能看到,参展文化企业以省、以地域为单位的划分。这个现象你怎么看?
    陈少峰:这个现象,其实是我们研究文化产业的人长期关注的中国管理与产业发展的现象。我以前用一个词—下围棋”来形容这种分割式格局。这种情况目前在改进,比如部委的合并,行政管理的合并,还有就是市场化的程度加深,企业的并购,跨领域的发展,都在逐渐打破过去的行业分割和行政分割格局,获得许可证的这种分割正在慢慢消失。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精神在贯彻,行政虽然有滞后效应,但是总体而言市场配置资源的趋势正在强化,这个趋势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市场的力量,以资本为纽带来配置资源很明显,特别是投资公司、企业上市后并购,会形成新的产业格局或者说是资源的新分布。这个在越来越多的公司上市、做大之后,在越来越动用资本的力量进行市场选择后,它的特征会越来越分明。
    目前来讲,文化产业中分割现象最厉害的就是教材市场。现在教材还是各地的,没有全国统一或者市场统一引导。即便全国性的出版社,也要跟地方合作才行。这个情况到了文博会的表现,就是以省为单位、以地域为单位参展,但我认为应当以行业为单位。以行业为单位其实会遇到很多挑战,比如传统的产业正在发生变化,这些问题都应当思考。目前文博会已经做了十届,应该思考下一步怎么进一步市场化、国际化。
    时代周报:文博会上游戏、动漫企业很受公众欢迎。这几年来传统的文化产业似乎动力不足,但是游戏、动漫这些新业态却在崛起。
    陈少峰:这两年游戏市场发展很快,动漫发展相对滞后一些。表现最好的就是游戏,电影电视中有一部分做得还行。我个人认为,企业做好做坏,行业的变革影响很大,比如传统领域确实很难发展,有的还在走下坡路。而在新的领域,两级分化现象特别明显,以前叫“二八效应”,现在成了“一九效应”—百分之十的企业占据了行业里百分之九十的利润和资源,它通过资本纽带不断做大,很多行业里面的企业比如腾讯、百度、阿里巴巴,都已经成为文化企业里最厉害的角色。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就是集中化,所有东西都必须做规模,你不做规模,很难做下去。兼并完之后,有点像舰队结构,这种情况很突出。但是遗憾的是这些厉害角色都没有在深圳文博会上登场,登场的都是些小角色,这是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