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关于庆阳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与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构想 2013-02-27 09:10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3-02-27   来源:中国文化产业网


    甘肃加快建设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是上合党心、下合民意的一件大事,是大家盼望已久的民心文化建设工程,是好事,是甘肃加快文化大省建设的一个壮举。国务院已批准支持甘肃建设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进而推动全省文化建设实现大发展和大繁荣目前正是条件具备、时机成熟,蓄势待发。
    庆阳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文明发祥地,建设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要在挖掘、整合甘肃文化资源,加快创意开发和传承保护,加强深层次文化艺术研究、文艺创作、打造文艺精品,打造文化共享平台,推进主题文化带(园、区)建设下功夫,要抢抓机遇,用活政策,放手吸纳、培养和重用一大批文化创意、项目管理及市场营销人才,抓项目、建基地、打品牌、提效益,把文化做成产业,让创意提升品位,促进我省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如鱼得水,跨越发展。
    庆阳位于甘肃省东部、陕甘宁三省区交会处,辖7县1区,总面积2.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64万。基本市情可以用“红、黑、绿、黄”四个字来概括:即光荣的革命历史,丰富的石油、煤炭、天然气资源,丰富的绿色农产品和子午岭生态旅游资源,以岐黄文化、农耕文化、民俗文化为代表的黄土地域文化,历史文化厚重,资源富集。
    一、庆阳历史文化资源富集,底蕴深厚,适于建设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一)周祖农耕文化历史悠久。庆阳市地处陇东黄土高原,是中华民族最早开发的地区之一,20万年前就有古人类生存,在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庆阳的先民们已能熟练的烧制造型优美、工艺繁复、艺术价值极高的彩陶,展示了高度的智慧和精巧的技艺。上古时期,这里是黄帝活动的主要地区之一。殷商末期,周先祖公刘在此教民稼穑,辛苦劳作,开启了中华民族农业文明的先河。《诗经》中的《大雅·公刘》、《大雅·生民》、《豳风·七月》等对此均有生动的记载和描述。先秦时期,先周中期有十三代王的历史就发生在庆阳,先周来庆阳的第一代首领不窋因亡命求生存带领部落来到庆阳的庆城,她的第三代传人公刘为了扩展壮大,从庆城南下豳地(今宁县新宁镇庙咀坪),建立邠国。流传至今的《诗经-公刘》《豳风-七月》许多篇幅描述的就是这段时期周人生产生活的场景。在庆阳民间,每年春耕开始的时候,还遗留有祭祀农业丰收的习俗。在《诗经》中被称为“陶复陶穴”的窑洞民居,至今仍是庆阳农民重要的民居形式之一。  庆阳有“陇东粮仓”之美称,是甘肃优质农畜产品生产基地,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杏制品和白瓜子加工基地,全国品质最优发展面积最大的黄花菜基地,红富士苹果、黄花菜等有机绿色食品和陇东黑山羊、羊毛绒等大宗农产品享誉国内外。是中国特产之乡命名的“中国优质苹果之乡”、“中国黄花菜之乡”、“中国小杂粮之乡”和国家林业局命名的“中国杏乡”。 
    (二) 庆阳民俗文化独树一帜。刺绣、剪纸、皮影、道情和民歌堪称庆阳“五绝”。在陇东道情的基础上孕育诞生的陇剧,是甘肃惟一的新剧种。庆阳剪纸巧夺天工,以香包为代表的民间刺绣源远流长,底蕴深厚,已蜚声海内外。目前,庆阳已获得中国民俗学会命名的中国香包刺绣之乡、徒手秧歌之乡、民间剪纸之乡、窑洞民居之乡、五蝠皮鼓——庆阳一绝,环县——道情皮影之乡、温泉乡公刘庙——华夏公刘第一庙、周祖农耕文化之乡、荷花舞之乡、中国民俗文化及民间工艺美术调研基地、中国民俗艺术教研基地等11大命名。2004年,在中央电视台和央视国际网络共同组织的西部名城评选活动中,我市从170多座参评城市中脱颖而出,被评为最具艺术气质的西部名城。环县皮影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庆阳香包绣制、庆阳剪纸、庆阳唢呐艺术、环县皮影戏、陇东窑洞营造技艺等5个项目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市被文化部命名为“全国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庆阳香包绣制”、“环县道情皮影戏”两个国家级非遗项目所在单位(公司)被文化部公布为“全国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三)岐黄养生文化悄然兴起。岐黄文化是岐伯与黄帝创立、并经后世丰富和发展的古代生命科学文化,庆阳是岐伯的故里,这里有其他地域所不具备的文化传统和历史遗迹,在庆阳研究岐黄文化更能深刻的理解岐黄文化的底蕴。岐黄文化作为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成为后世多个文化体系及思想派系形成、发展和有关学科确立、研究的基础,是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繁荣的源泉,得到了后世不断的传承和发展。庆阳为岐黄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对岐黄文化更是有着丰富的、多方面的传承与发展。岐黄文化的核心是《黄帝内经》,其精华是中医药文化。庆阳是《黄帝内经》的诞生地,《黄帝内经》是我国最早的医书之一,它以轩辕黄帝与他的臣子岐伯、伯高等问答的形式用阴阳五行学说阐述医学理论,对人体的生理、病理及其与自然界的关系、生命的起源、形神的联系、疾病的发生和防治等各方面都作了探讨,为中国古代医学奠定了理论基础,并对后世中医学说的发展有着重大影响。后世医药学家在学习研究《黄帝内经》的基础上,结合各自的实践经验,先后撰成了《金匮要略》《伤寒论》《针灸甲乙经》《千金要方》《本草纲目》等多部中医药学专业巨著,极大地丰富和完善了中华民族的中医药文化,使中医药千百年来为人们除病解痛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得到了不断地传承和发展。作为岐伯故里和中医药文化重要发祥地的庆阳人民,对中医药文化情有独钟,在中医药诊疗、药材采集、炮制与加工等方面一直有着浓厚的氛围,对中医药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岐黄之术”在这里得到了弘扬光大。
    (四)、红色革命文化走向全国。庆阳,是甘肃省惟一的革命老区,是原陕甘宁边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专家研究,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庆阳的红色革命文化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即:
    1、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两点一存”。早在1934年,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就在这里建立了西北第一个陕甘边区苏维埃政权——南梁政府。是当时全国唯一的硕果仅存的红色革命根据地。为党中央、毛主席和长征中的中央红军提供了落脚点,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三大主力部队开赴抗日前线的出发点。在革命斗争中铸就的老区精神,是庆阳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
    2、中共中央直接领导的“陇东特委”。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二次握手合作,红军教导师和陕甘宁省委工作团相继奉命进驻庆城,接防了原东北军在庆阳、合水、镇原的部分防区,后来我党先后建起了庆阳、合水、镇原、宁县、驿马关五个县委和固原、西峰两个工委。为了领导好这些建立在国统区内的县委、工委,防止出现一些不利于联合抗日的声音和摩擦事件,中共中央决定抽调中央教导师部分干部于1937年7月,在庆城组织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陇东特别区委员会”(简称陇东特委),直接由中共中央领导,对外称“陕甘宁边区政府驻陇东办事处”。这在当时全国来说,非常少见。
    3、民主政权建设的典型模式“三三制”。1940年3月,毛泽东同志提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权的原则” ——“三三制”。这种在抗日民主政权建设中推行的一种新的民主制度,最大限度地团结了一切爱国人士共赴国难,团结抗日,庆阳革命老区作为当时政治上最先进、最进步的地区之一,无疑就成为“三三制”政体实践的首选地区之一(另一试点区为绥德)。由于他们不但代表了当时所有阶级的利益,而且又能廉洁勤政、大公无私,因而深得民众的拥护和爱戴。
    4、司法制度的首创——马锡五审判方式。1943年3月以后,马锡五同志兼任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分庭庭长。他在办理繁忙政务的同时,抽空审理了一些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实事求是地甄别了一些冤假错案,赢得了群众的好评。特别是他按照我党倡导的婚姻自主的精神,成功地审理了华池县“封捧儿婚姻纠纷案”,在整个陕甘宁边区引起了轰动。当时的延安《解放日报》、重庆《新华日报》都先后作了报道。时任陇东中学的语文教师袁静以这个案例为素材,编写了秦腔剧本《刘巧儿告状》,陕北民间艺人韩起祥又据此案编写了陕北说书唱本《刘巧儿团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首都的文艺工作者又将它改编为评剧《刘巧儿》上演;不久,这出评剧被搬上了银幕,在全国各地上映。
    5、唱红大江南北的庆阳三首民歌。庆阳民歌享誉“黄土歌魂”,有三首著名的红色歌曲唱红全国。一是由陕西富县逃荒落户到正宁马栏的木匠汪庭有,依照《绣荷包》的韵律重新填词、后在艾青建议下改成的《十绣金匾》;二是环县农民诗人孙万福在1943年11月29日参加中共中央招待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时,见到毛主席后即兴唱出的《咱们的领袖毛泽东》;三是1942年抗大七分校和七七0团的战士以庆阳打夯号子为基调、以轰轰烈烈大生产为背景编唱的《十唱边区》,后在路过庆阳的音乐家张寒晖的提炼修改下,正式定名的《军民大生产》。
    (五)、秦长城秦直道文化亮点频闪。秦汉以来,秦长城自镇原武沟乡入境,经环县,至华池的元城乡进入陕西吴旗,全程242公里,现有遗迹可靠的城堡10处,烽火墩97处;秦直道是秦始皇为御敌而铺设的沟通路,南起云阳(今陕西淳化),北抵九原(今包头西南),全长900公里,其中庆阳境内就有290公里,在秦直道的两侧也流传着诸多关于扶苏、蒙恬、王昭君等著名历史人物的故事和实物,使秦直道文化和古长城文化极具开发价值。进入汉朝以来,赫赫有名的公孙家族(公孙贺)、傅氏家族(傅玄、傅介子)、皇甫家族(皇甫谧),作为思想家文学家的王符和后来的李梦阳,以及唐宋时期在庆阳为官的狄仁杰和范仲淹等,都是推动庆阳文化发展的顶尖人物。
    二、庆阳历史文化资源挖掘与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需要打响四大特色品牌,发展四大特色产业
    一是打响“庆阳香包”品牌,发展民俗文化产业。深度挖掘庆阳民俗文化资源,以打造“庆阳香包”品牌为核心,按照依托一个国际化营销公司和龙头企业组织营销,在省内外、国内外陆续建立一批直销和代销网点;组建一批龙头企业引导和带动;打造一个国际化品牌;建立一个国际化的特色民俗文化产品生产标准和研发体系。即,“四个一” 的总要求,大力发展香包民俗文化产业。重点做大做强以香包、刺绣、皮影、民间剪纸等为代表的民俗文化产业和规模化生产基地,大张旗鼓的宣传和建设庆阳香包民俗文化产业园,进而发展庆阳民俗文化产业。
    二是打响 “周祖圣地”品牌,发展农耕文化旅游产业。深度挖掘享有“华夏第二祭祖圣地”美誉的周祖陵山等自然资源,以打造“周祖圣地”为核心,研究并传承庆阳周祖农耕文化,建设庆阳周祖农耕文化产业体验园,提升周祖陵景区建设层次,发展融祭祀怀远、种植采摘、民居演变、农家乐园、手工作坊、驯化养殖、演艺游乐、民风民俗演艺与体验为一体的特色旅游,力争把庆阳建成西北乃至全国农耕文化的宣传教育基地和黄土风情文化的探索研究基地。在目前已建成周祖农耕文化产业园初具规模的基础上,发挥园内建成的现有祭坛、神道、祭祀广场、二十四节气柱、盘旋广场、农耕民俗文化展馆等景观旅游文化作用,将农耕文化、民俗文化和旅游产业开发融为一体,积极发展周祖农耕旅游文化产业。
    三是打响“岐黄故里”品牌,发展中医药养生保健产业。深度挖掘庆阳中医药养生等岐黄文化资源,以打造“岐伯故里”为核心,依托岐伯圣殿景区文化核心,大力培育壮大中草药种植、陇药生产、岐黄养生、中医药保健等产业,形成岐黄中医药文化产业链。发展融养生强体、传承感受、教育训练、精药验方、精神疗养为一体的岐黄文化旅游,加快建设岐黄中医药文化产业园,努力把庆阳建成岐黄中医药文化的寻根祭祖之地和传承基地。积极利用目前庆城县在建成和正在建设的岐伯中医药养生文化景区、《黄帝内经》千家碑林、岐伯祠、岐黄中医药博物馆及岐黄文化产业园举办岐伯诞辰纪念活动,研究岐黄文化,发展庆阳以“歧黄之术”为核心的中医药养生保健产业。
    四是打响“红色南梁”品牌,发展红色文化旅游产业。深度挖掘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两点一存”的历史文化优势,以打造“红色南梁”为核心,依托华池南梁、环县河连湾、山城堡、合水包家寨、太白、宁县辑宁楼、梁掌堡、正宁寺原、镇原屯子镇等红色文化旅游线路,按照“文化搭台、旅游唱戏”的思路,加快发展庆阳红色文化产业。加快建设红色纪念馆、旅游景区和线路,推出一批反映南梁革命历史的影视剧目、大型演艺和文艺作品,增强“红色南梁”知名度和影响力,大力宣传从庆阳走出并在全国产生重要影响的《绣荷包》《咱们的领袖毛泽东》《军民大生产》且唱红大江南北的庆阳三首民歌;宣传后来被称为我国司法制度的首创——马锡五审判方式;宣传在历史上有深远影响的民主制度建设的实践理论成果、诞生于庆阳的我国民主政权建设的典型模式 “三三制”;宣传全国首部婚姻法宣传典型人物刘巧儿的原型封芝琴。打造“南有井冈,北有南梁”红色品牌,建设成宜居、和谐的生态型红色旅游城市,促进红色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
    三、庆阳文化资源挖掘与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需要正视问题,破解难题,迎难而上。
    总的来看,多年来,在历届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社会界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市的文化资源挖掘利用和产业开发得到了较快的发展。但同时也应当看到,我市文化资源挖掘利用和产业开发过程中还存在着许多问题和不足:一是创意人才极度缺乏。主要是缺乏历史文化研究、民俗文化资源挖掘整理、新产品研发的创意人才和市场营销及文化企业管理的专业人才。二是新兴产业培育不够。主要表现在传统民俗产业比重大,新型业态比重小,产业发展滞后,小型企业比重大,骨干文化企业比重小且数量不多,规模不大,生产规模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三是县(区)之间发展不平衡。部分县(区)文化资源没有充分挖掘,现有文化产业发展规模水平差距较大。四是手工生产人员队伍不稳定。生产的季节性表现突出,农忙季节人员减少,农闲季节人员增多,加之手工制作费时耗工,赚钱少,大大影响了生产人员的积极性,也导致产品供给不稳定等。
    为了破解这些难题,笔者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庆阳的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将在以始祖文化研究和传承保护基础上,打响四大品牌,重点围绕研发一套创新体系,建设一个产业集群,突出两个重点,狠抓三个关键,实施四项保障,全力破解创意人才严重不足、新兴文化产业发展滞后、专业生产队伍不够稳定等难题,努力推动全市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强势推进。
    (一)研发一套创新体系。就是在发展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的过程中,始终加强对庆阳历史、民俗、岐黄、周祖、红色、黄土等特色文化资源的整合、研究和开发,形成一套推介庆阳、发展产业、开拓市场、强市富民的宣传理论体系,培育一批文化理论研究人员,催生一批理论研究成果。力争在全国叫响庆阳至少作为“儒源之地”“周祖圣地”“岐伯故里”“红色南梁”“庆阳香包”“黄土风情”等历史文化旅游胜地,为庆阳发展建设优化营造更加和谐、更加环保、更加文明的文化环境和产业发展环境。
    (二)建设一个产业集群。依托全国文化产业示范基地、香包皮影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和周祖农耕文化产业园、庆阳民俗文化产业园和南梁、北石窟等景点,加快建设庆阳特色文化产业集群,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积极组建庆阳文化产业集团公司,筹备成立庆阳民俗文化研究中心,整合文化资源,做大做强文化产业。建设一个在全国具有综合引擎能力的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产业集群,努力形成“园区带基地、基地带企业、企业带农户”的文化产业发展格局,推动庆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快速发展。
    (三)突出两个重点。一是培育市场主体。以项目建设为支撑,加快庆阳特色文化产业园区建设。积极采取多种渠道,打造国际品牌,建办龙头企业,带动生产技工,建设文化产业园区,以庆城县周祖农耕文化产业园、岐黄文化产业园和西峰区民俗文化产业园为重点,强势推进红色旅游文化产业,稳步启动岐黄养生文化产业。全面打造香包民俗文化产业,创意发展周祖农耕文化产业,带动辐射演艺、影视、动漫、书画、古玩艺术等其他文化产业发展。二是组团融合发展。积极出台政策,搭建平台,优化环境,消除瓶颈,采取强势组团,共享联合的方式,整合我省农耕、民俗、红色、岐黄、黄土(地域)风情等文化资源,融合旅游、文化、体育、休闲、娱乐、广电、会展等业态,走出甘肃,瞄准海外,推动甘肃文化产业大发展。同时,还要全面整合节会资源,把举办节会活动变为经营节会产业,全面提高其市场适应能力和市场竞争能力。借助甘肃的黄河文化、敦煌文化、丝路文化及农耕文化、民俗文化、红色文化、岐黄文化的影响力,积极组织参与国内各种博览会、交易会,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参加国际文化艺术比赛和文化交流,积极推介甘肃,打响甘肃在全国的文化产业品牌。
    (四)狠抓三个关键。一是调整产业结构。庆阳历史文化悠久,文化底蕴深厚,传统民俗文化产业发展比重较大,新兴产业相对较少,动漫、影视、广告、创意等文化产业基本上还处在起步的阶段,独具庆阳特色民俗、红色、周祖和岐黄文化产业发展还处于攻坚阶段,各县(区)在资源优势、创意人才和发展状况诸方面还不平衡,因此,要把文化产业做大,就需要加大产业结构调整,促进发展平衡,提升产业效益。把结构调活,把产业做大,把效益提高。二是开拓海外市场。要积极采取一切新闻媒体和网络宣传手段,采用宣传、信息、交流和推介的各种办法,积极调动一切报刊、广播、影视、网络等新闻媒介把庆阳的特色文化和富民产业 “打”出去,宣传出去和推广出去,目的是宣传庆阳,开拓市场,引回效益。特别是要采取内引和外联的办法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在国外和国内知名城市设立营销点,推动庆阳文化产业产品打响国际市场,在国际国内形成销售网络,提升经济效益。三是强化推介宣传。要强化香包民俗、周祖农耕、岐黄养生、红色革命文化产业的宣传力度,充分发挥报刊、电视等媒体的作用,提高庆阳文化产业发展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要依托重点镇街和重点村居,积极培植产业集聚区和文化产业园,开展重点宣传和战役宣传,通过重点报道举办文化节、建立专业性的交易市场等措施,搭建宣传平台,加大各类文化产品的宣传、推介和营销,促使庆阳文化产业在全国走出去,叫得响。
    (五)实施四项保障。一是政策保障。要尽快完善、落实和强化发展文化产业的各项政策,通过采取政府主导、市场运作、项目带动、人才支撑和资金保障等方式,加快构建甘肃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努力把甘肃省独特的历史文化、红色革命文化、少数民族文化、民间民俗文化和现代航天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培育文化企业,孵化文化产业,建设文化强省。在放宽市场准入、优先提供用地、实行税费优惠、加大财政支持、优化发展环境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二是领导保障。要加强对文化产业的统一领导,建立、健全、形成党委统一领导、党政齐抓共管、宣传部门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分工负责、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工作体制和工作格局。建立健全考核机制,把文化产业发展和经济考核指标一样作为衡量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工作业绩的重要依据,形成合力,营造环境,发挥效能,共同推动甘肃省文化事业的繁荣和文化产业的跨越式发展。三是资金保障。省上尽快出台资金投入政策,加大对文化产业开发的资金投入,努力促进甘肃文化产业快速转型升级,提质发展。财政、税收、金融、用地等方面要加大对文化产业政策的扶持力度。在土地、税费方面给予扶持,经营性产业开发用地按成本价供给,地方征收的所有税收和城市规费全部免除。积极动员企业赞助、个人捐资、社会参与、鼓励社会资本投入民俗文化领域。借鉴成熟资本市场运作方式,探索发起设立民俗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加大招商引资力度,逐步建立多渠道的投资机制。四是人才保障。要抓住基地、企业和人才三个关键,大力发现和培养人才,重用品行好、思路新、能力强的专业人才抓工作,提效益,促发展。同时建议引进高端、复合型人才。为文化产业的发展引进智力支持和人才保障。建议省、市设立扶持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采取项目补助、贴息、以奖代补等方式,积极支持一批重大文化产业项目发展。设立人才引进专项基金,鼓励和支持文化单位用重点项目吸引人才,努力促进甘肃文化产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中国文化产业网信息通讯员、甘肃省文化厅闫樱芳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