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国家级文创园区遭摘牌的启示:文化产业园要名符其实 2014-03-12 18:12

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时间: 2014-02-15   来源:人民网


    近年来,随着国家及各级政府加大对文化创意产业的扶持力度和政策优惠,各种打着文化牌子做商业的“伪文化创意园”也屡见不鲜,有些是创意地产,有些则是文化消费终端。近日,国家相关部门已开始采取措施,清理、整顿名不副实的文化创意产业园。
    深圳华侨城欢乐海岸广场通过与城市的互动,谋求文化创意园的生存和发展。
    2014年初,文化部撤销了广东省广州北岸文化码头国家级文化产业试验园区、辽宁省大连普利文化产业基地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命名。这两家文创园区,前者因为规划调整导致项目建设终止,后者早已转型不再属于文创产业范畴。实际上,这不是文化园区第一次被撤,自2010年起,文化部累计摘牌3批,共1家国家级文化产业试验园区、8家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
    近年来,打着文创旗号的各类产业园层出不穷,在兴建文创产业园的潮流中,大多数园区都能享受到政府各种各样的扶持和补贴,有的企业瞅准政府补贴的利好,争先恐后寻找优惠多、补贴好的地方,同时也造成各个园区之间争抢文创企业的现象。同时,有的文创产业园打着文创产业的名义圈地,实则干着房地产开发或者扮演二房东角色的生意。
    对此现象,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李凤亮表示,文化部撤销相关已命名的园区和基地,可以说是加强园区规范管理的重要信号。近10年来,我国文化产业迅猛发展,各地通过改造和新建,设立了诸多不同类型的产业集聚区,这些园区在文化产业的集聚发展、规模提升、转型升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不可忽视的是,也存在着盲目上马园区甚至“跑马圈地”、以文化产业园区名义争取资源然后搞房地产开发等不良现象,对此必须予以整顿。
    园区与城市的互动
    好的园区,不仅能够带动文化产业发展,还能成为城市的文化名片,牵动其他产业的发展。
    “我国文化产业虽然取得长足发展,但与英美日韩等国家相比,文化产业发展仍处在初级阶段,发展空间仍然很大。在此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谋求园区与城市的互动。”在李凤亮看来,常州“无中生有”的中华恐龙园、深圳华侨城文化创意园、深圳F518时尚创意园就是这样的范例。
    李凤亮认为,文化产业园区应成为城市发展规划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而不是强硬地植入城市当中的一个另类。换言之,文化产业园区是城市自然发展的结果,是城市文化空间的重要构成。有些城市在规划中,未过多考虑文化产业的发展空间问题。随着城市的变迁,文化空间的问题日益突出,产业结构调整也需要创设一些文化空间来转换传统的落后产业。
    不少城市将废旧厂区改选成文化园区,走的就是这条路。近几年,北京在此方面可谓经验丰富。原来的京棉二厂,如今成为莱锦创意产业园;原来的首钢厂区,成为了中国动漫游戏城;东城区则是把原来散落在胡同里的废旧厂房,巧妙地改造为胡同里的创意工厂;朝阳区将25个老旧厂房原址改造成附加值高的文化、传媒产业聚集地。荒废多年的老厂房和环境脏乱的市场,焕发生机成为文创产业园。没有新征一分土地,朝阳区文化企业数量却以年均5000家的速度,吸引了4.5万家文化创意产业企业聚集。2013年,以广告、影视、新闻出版、广播为主的文创产业年收入高达2300亿元。
    除了这类旧厂改建的文化产业园区外,还有一种新设的创业园区类型,即在城市建设中有意规划一些新型的文化空间,提升城市的文化容量和文化生产力,树立城市的文化形象与品牌。比如,深圳华侨城的新型城市综合体“欢乐海岸”就是这样的园区。
    找到文化发展亮点
    不同于传统的产业园区,文化产业园区的生存和发展有其自身特点。文化产业园区投资回报期长,见效较慢,在其发展中既要遵循商业的规则,也要遵照文化的规律。
    对于文创产业园而言,盲目打造和非理性的投入意味着失败。那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伪文化产业园,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但产出与文化产业无任何关系。业内专家表示,不管地方政府还是地方文化产业园投资者,打造文化产业园必须根据当地文化产业特征和文化产业发展规划进行策划设计,按照文化产业的发展规律逐步建设和发展。
    打造文化产业园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确立文化产业园区定位前,产业园区的内容、园区核心产业决定发展规划战略,必须保证投入有产出,这是打造一个园区的基本原则。一个园区的打造和规划必须有一支权威性的产业研究专家队伍进行评估测算,不是两三个人用三五天时间就能把整个园区策划定位落地,直接建造实施的。
    如何将已建成的和正在建设中的那些伪文化产业园改造成为真正的产业园,也是目前需要认真考评和分析的重要问题。李凤亮说:“我们应对园区是否能达到文化产业发展特性进行综合分析,加大地方政府对文化产业人才的培养力度和文化产业概念的普及教育,对行业内的人员更是必须加强培训。要在推动文化体制机制创新的基础上,找到本土文化发展亮点,实现‘文化创意’的真正含义。”
    李凤亮说:“同时,文化产业园区的管理方应改变观念,不能只做收房租的二房东,而要加强对园区企业的信息、引资、招才、公共技术平台等服务,加强园区企业之间的整合联系,推动园区企业上中下游的互动,而不是简单地把同类企业集聚到一起。此外,园区管理方还要将技术手段引入管理领域,加强公共信息服务平台的建设,使有限的‘物理园区’发展成为无限的‘虚拟园区’。”
    “用好政策,大有讲究”
    不合格园区该撤就得撤,只有建立有效的退出机制,才能让文创产业园整体保持高效而有序的发展,否则就是名不副实的空架子。
    对于为数不少的“伪创意园区”,不仅浪费了人力物力,还使得文化园区发展走了很多弯路。有专家认为,目前打造文化产业园区的最重要的几个问题尚未解决:一是将文化产业的概念、理论和发展战略进行全面普及;二是培养文化产业的核心领导力;三是打开文化产业投融资的瓶颈,建立科学合理的投融资服务平台;四是对基层文化干部,对从事文化产业方面的企业家,以及准备向文化产业转型的企业家等进行培训和引导,让其真正了解文化产业和文化产业园区的打造概念;五是对文化产业研究专家和资深策划队伍着重打造和培养。
    对于全国各地的不同情况,李凤亮认为,地方政策也是在文化园区发展中重要的一环。地方政府通过土地、租金、税收等政策,激励企业创办文化产业园区。不少地方都设立了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用以奖励文化企业或补贴企业贷款利息。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推动了文化产业园区的发展。
    李凤亮表示:“设立怎样的政策,以及如何用好这些政策,大有讲究。”有些企业赚取了政府资金后,便转移到另一个城市发展,以获得更多的支持。因此,有些城市制定出根据企业上缴利税进行相关返还的政策,稳住了企业,取得了发展。文化产业的发展主体是企业,地方政策更多的是起到引导、激励作用,要避免成为企业套取资金的对象。
    此外,在目前我国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版权保护是一大瓶颈,地方政府应在加强创意版权保护方面多加着力。同时,应积极鼓励企业的核心研发,尤其是对文化与科技融合的跨界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