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闻动态
业界新闻
本院动态
媒体关注
重大项目
社会服务
2015文化科技创新论坛学术论坛——来自市集的智能硬件:万众创新的深圳山寨文化 2015-11-17 09:51

来自市集的智能硬件:万众创新的深圳山寨文化

创客大爆炸联合创始人李大维先生


演讲开始,李大维先生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谈到了全社会对创客运动的关注度并不只有在中国,美国、欧洲都在把全社会对于创客、对于创意、对于创新这部分的热情重新点燃。他早期与创客结缘是在2008年,周边的朋友开始接触3D打印机和飞行器,逐渐形成了一个族群环境,直到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琳.杰弗雷教授,聊到创客,才更多地去思考创客、创新这一问题。李大维先生认为创新是一个民主化,开放化的过程同时创新是一个没有版权的壁垒一个国家的新只有科创是没有用的,还需要把科创产生商业价值,社会中大量的人可以把这个科创变成商业价值的时候,才有办法促进社会的繁荣从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国家看科创的转换,我们会发现很多欧洲国家都有很好的科创,但是没有办法把这些科创转换成商业。

他提到,1996年和1997年的德国一些地区开始聚集知识分子,他们主要谈两个问题,一个是互联网来了,会怎样改变我们的社会?第二个问题是什么东西都外包到中国去了,一个失去生产制造的国家会是什么样子?要谈到创客全世界能够流行起来的事情,一定要谈到美国,迪斯尼里面有很多欧洲传统的文化和故事,把这个东西迪斯尼化,这就是创客、创新应该去解决的。美国的创新,其实是一个很大的社区,美国的创新已经从严肃的探讨互联网和外包走向了流行,当“万众创新流行潮”出现之后,各地创客空间的建设,就会基于一种版本,那便是走入指数型成长的状况。全世界现在大概有两、三千个创客空间,而国内走得最早也是最成功的,就是上海的新车间、北京创客空间和深圳的柴火创客空间而这几个创客平台之所以能走到前列,做得比较成功,是因为他们都实现了去商业化传统的去商业化门槛很高,需要找到一大批钱,然后研发、到生产、到最后的销售,这是要承担极大风险的,但是现在一个新的小团队通过互联网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例如我今天从网上下载创客这样的东西,我先作出一个原形,我可以通过众筹去预售,拿到钱之后再想后面的事情,让更多的人可以参与的活动,生产门槛就大大降低了,这就是我们说的众筹。这也是驱动创客运动在这几年为什么走入指数型成长的关键因素。因为越多人做东西,就有越多人分享,有越多人分享,就会让越多人继续投入做东西,这种良性的循环是可以通过互联网直接且快速的传播出来的。李大维先生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小团队预计要筹到一万美金的资金做产品,后来他们预售了56万美金,很有趣的是这样一个国内的团队,他们的团队并不是来自北、上、广、深,而是来自贵阳,这就是互联网打开的机会,“互联网+”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因为互联网让所有人都找到了机会。

随后,李大维先生谈到深圳山寨,深圳山寨的手机市场走的是一个长尾,走的是大公司不愿意做觉得量太小不值得做的事情但是深圳山寨不觉得,一个一个填满这个小市场,到最后改变了整个手机产业的布局。之前的功能机时代,诺基亚和摩托罗拉,这两个品牌都是最伟大的公司,但是七年之后,他们都被其他公司收购了。

所以说,山寨是一个非常紧密的网络,这个网络是可以开放给外面的,你只要能够加进去就是这个网络的一分子,你可以认识里边做各个环节的人,大家是互相帮助的,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喝酒,谈谈什么样的手机可以加一个什么样的功能,大家再聚一聚,就可以再往前走,先做五千个卖卖看情况如何。这样完全透明的商业方式除了山寨手机,在中国其他行业也可以看到,比如说重庆的摩托车产业,他们占了全世界50%的份额。这是一份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从这里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我们传统的山寨可以看到的,山寨可能会做二、三线城市,做开发中国家的市场但是在这里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整个山寨出现这样的开放创新和影响,可以延展为世界性的。

李大维先生讲到,我们现在看到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我们现在也可以更好站在这样一个时代中。但是我们要如何去把握,这个把握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们感受到创客运动可以带来的他们并不是一群特殊的人,也不是特别的人,他只是这个时代来临的现象,这个时代来临的迹象。所以我们现谈一个创意,它已经不再只科创,而是需要其他的东西加进来,一个创意需要生态性,需要整个周边的机器。这是非常关键性也是决定性的因素。

李大维先生还在讲座中,谈到了我们现在的创新教育的问题。他举了多个例子。例如,2014年同济大学找我说你来开一堂课,可以让外面的讲师开一些实验性的课程,我第一节课是去年9月份,有23个学生,有14个大四土木系的,他们为什么来呢?毕业缺学分,他们原来的标题都没有看,他们来的时候还问我老师要学什么?他们本来是冲着学分来的,但是三个月之后他们都交出了很不错的东西,这真的是创新的时代来了,随便混学分的学生都可以创新。再比如,今年7月份中美创作大赛,7月份的时候第一次见面,然后两天的创客马拉松把想法做出来,在两个月之后成都的决赛,你现在看到的都是成都决赛前十名的其中几个,都做的是很有趣的东西,猫的自拍器,很多人说中国的年轻人创新能力不够,创新的激情不够,但是不管是从同济的课程,还是从中美创客大赛,只要你给这些年轻人机会去实现,大家都有想法。但是我们现在的想象力体现出来限制的不是教育、不是社会环境,而是在社会里面有一点大家很少注意到的,中国年轻人和国外年轻人的差别,在中国三十而立,大部分的中国人在三十岁的时候一定要买房、结婚、生子,大部分的人都有这样的压力,我运气比较好,高中毕业之后就去了美国,在美国三十岁叫做人生的开始,三十岁之前犯的错误是人生的经验,所以中国学生与国外的差别不是创新力,而是创新机会的最大差别。所以,对我们来看,我们要改变一些事情,就是把学生创业,大学校园里的创业街占有太多资源、太多信息的情况去改变,让更的同学去体验、去尝试创业、创新这件事

李大维先生最后谈到了一点,在创业、创新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寻找有可能改变的事情,有可能在快速化的东西,这种东西会让全民都有这个机会去参与这样新的产品的发明,产品的创造,产品的创新。这也是创客文化应该极力去培养,去维护的事情。

(本文依据现场速记稿整理而成)

请持续关注我们后续对于李大维讲座的更新。